听了我的话,杨玫确定我并不是在施舍她,这才高兴了起来,和我一起进了里面的房间,把随身的行李放在了柜子里。

    套房里面是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我昨晚是睡在大床上的,所以杨玟很自然的就把那张小床当成了她的,因为解开了心结,所以此刻也没有什么好扭捏的,大大方方的安顿好这一切,然后拿出了一套换洗的内衣对我说道:“我去冲个澡,不许偷看哦!”

    “好,浴室就在旁边。我正好休息一下。”我点了点头说道。

    杨玫进了浴室,带上了门,但是并没有反锁。这让我忽然想起了一个笑话:

    有一男一女两个公司的同事一同到外地去出差,因为考虑到公司的经济条件,不得不两个人同住在宾馆的一间房间内。

    到了晚上,女的要去卫生间洗澡,就对男的说:“我要去洗澡了,你要是偷看你就是禽兽!”

    男的连忙保证道:“我绝对不会偷看的!”

    然后女的就去洗澡,洗澡的时候并没有把洗手间的门反锁上,反而还留了一条小缝!男的心想,这一定是考验我呢吧,我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上当。于是,男的就真没去偷看。

    结果过了一会儿,女的洗完澡披着浴巾走了出来,男的得意的说道:“看吧,我没有去偷看!”

    不料,女的听后大怒,生气的给了那男的一个大耳光,道:“我没想到,你居然连禽兽都不如!”

    当然,我也只是想想笑笑而已,并没有把这个笑话当真。我知道杨玟不是那种人,而杨玫之所以没有反锁上浴室的门。也是出于对我的信任!

    我和杨玫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了,一起出过差,并且还在她的家里和她共处一室,这样地情况下我们都没有发生什么,所以杨玫也不相信我会在这个时候对她作出什么。

    而杨玫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她刚才说“不许偷看”也只是随口的说说,她心里很清楚我不会去偷看。所以干脆就没锁门。不过,杨玟反而还有一丝期待我会去偷看她洗澡。因为这样,至少能够这证明我对她是有兴趣的。

    杨玫洗完澡。披着浴巾走了出来,看到我正躺在床上看着报纸,于是问道:“怎么样,你没有偷看我吧?”

    “当然偷看了,不然你不还不说我禽兽不如啊!”我调侃着说笑道。

    “禽兽不如?什么意思?”杨玫当然没有看到过那个网络笑话,1999年还没有这个笑话。

    “就是一个笑话。你没听说过么!”于是,我就把我刚才想到的那个笑话讲给了杨玫听。

    杨玫听后。笑得花枝乱颤,浴巾险些没从身上掉下来:“这么说你是禽兽了?”

    “当然。我怕你说我禽兽不如。只好屈就当了一次禽兽了。”我说道。

    “去死吧你。”杨玟知道我肯定没有去偷看,只是开玩笑而已。于是笑骂了一句,。

    女孩子总是爱美的,等我冲了澡出来,杨玫还在镜子前画着妆,正在为用什么颜色的眼影而犹豫不定。我不禁摇了摇头,又看起了报纸。

    直到很久以后李小红通过房间里地内线打来电话,问我晚上到哪里吃饭,我才催促了杨玫道:“拜托,大小姐,我又不是没看过你睡眼惺忪的样子,你画那么好看给谁看啊!好了,你快一点,你妈妈打来了电话,问咱们晚上吃什么!”

    “我又不是只给你一个人看!”杨玫红着脸抱怨了一句,加快了化妆地速度。不过即使这样,也让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去把今天地报纸看完。

    半个小时以后,我和杨玫来到了她父母的房间。因为我和杨玫都洗了澡换了衣服,杨玫还重新画过了妆,所以李晓红十分怀疑的打量着我们两个,想要看出什么端倪来,以此好推测一下我们是不是已经发生了某种关系,可是当她看到行动自如的杨玫,又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妈,你瞄来瞄去的在看什么啊!”杨玫当然知道母亲看的是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啐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随便看看,你这条裤子不错,很漂亮!”李晓红随便掩饰的说道。

    “好了,伯母

    别称赞衣服了,这都快七点半了,咱们该出去吃东西忙打了个圆场道。

    “是啊,是啊,我都把这茬给忘了!”李小红笑道:“这附近有什么好吃地么?”

    “我也没出去吃过,我昨天是叫的酒店里地送餐,要不咱们出去转转?”我建议道。

    “好地,出去走走也好!”杨雄听了我的建议,表示赞同。

    李小红倒是无所谓,倒是要询问一下杨玫地意见:“玫玫,你说呢?”

    “那就出去走走吧,听说这里的圣马可广场的夜景也不错!”杨玫点头道。

    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出了酒店,因为只是在附近散步,我就没有给马克他们打电话,这么近的距离还要麻烦人家实在有些不好,再说了,玩起来也不方便。

    可能是这里的人本来就少吧,和国内的那些景点完全不同,晚上的圣马可广场的夜景虽然美不胜收,但是游人却不是很多,偶尔可以看到一两对青年的情侣和带着小狗散步的老年夫妇。并没有人山人海的感觉。

    因为我上次来这里是寻找杨玫的,所以很多景点都没有去,现在也没有了心理负担,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的游历一番了。

    “那是什么?”杨玫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桥问道。

    我向杨玫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圣马可广场旁边有一座桥,很小、很旧,从一面走到另一面可能连一分钟都用不上。

    好在我前世的时候来过这里,而且因为这座桥有一个很特别的传说,所以我特别的注意了一下。现在,再次的看见这座小桥,我不禁有些神往和叹息!

    当年我出差的时候也来到过这座小桥上!但是却是一个人……

    “你怎么了?”杨玫见我不说话奇怪的问道:“你是在想那座桥是什么吗?想不起来就算了,没关系的。”

    “啊!”我一愣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杨玫,又想起了前世的自己,暗暗决定,决不能再错过什么了!

    “杨玫,这座桥叫做叹息桥!是一座十分有名气的桥,你别看它很小、很破,但是却名扬海外!”我解释道:“桥的一面是总督府,在十五世纪的时候,那里是审讯犯人的地方,不过到这里受审的犯人,都不会再活着出去,因为他们都是被判了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犯人。

    在行刑之前,他们走的最后一条路就是这座桥,因为要过桥到另一头的监狱行刑。那时候,桥上有窗户,犯人可以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过桥的时候,看着即将离去的世界,犯人会后悔的叹息。久而久之,连桥都受了感染,然后叹息。听说每个过桥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叹息,就算再好的心情,但站在桥的一刹,都会消失。“

    “啊,这么恐怖啊!”杨玫听了我的解释,连忙摇头:“那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

    “呵呵,怎么会呢!其实,这座桥现在反而被很多人当作是吉利的象征呢!”我笑道:“每年有无数的恋人会跑到这座桥上来接吻,因为传说在叹息桥上接吻,爱情会永生永世!”

    至于传说到底灵验不灵验我不知道,我没有机会去验证。前世的时候我是自己跑去的,在桥上我想起了赵颜妍,当时我多么希望她能站在我的身旁!可是那是不可能的,看着身边一对对的在接吻的恋人,我当时的心情失落之至,忍不住叹息连连,倒是真应了“叹息桥”这个名字了!

    杨玫认真地听着我的话,看着眼前的那座小桥,怔怔的出神。

    “真的会永生永世么?”忽然,杨玫收回了眼神,转过头来,十分期待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