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杨玫,恍惚中我仿佛又回到了前世。有些事就在乎一个瞬间的决定。重生后就应该不再有遗憾!

    我承认我的性格使然,让我做起事情来优柔寡断,总是瞻前顾后!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才让我的前世的感情生活如此的失败!虽然重生之后,改掉了很多以前性格上的懦弱,但毕竟我还是原来的我,所以思想上不可能会从一个极端变到另一个极端。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对身边的女人犹犹豫豫,一方面埋怨自己的花心,认为自己的女人够多了,一方面还在不停的壮大自己的后宫!仔细想想,这简直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倒不如活的潇洒一些,既然自己喜欢、有好感,对方又不介意,郎有情妾有意的,干嘛还想那么多没有用的!

    自己高兴,自己爱的人高兴,管别人怎么想的!

    没想到这次的故地重游,反而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也让久久困扰着我的心结得以解脱!

    没有了这些心理的束缚,让我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不少,也让我更加坚定了要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决定。

    当我听到杨玫那句“真的会永生永世么?”的时候,我十分坚定的拉起了杨玫的手:“我们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杨玫听了我的话,却傻傻的定在了那里!虽然这是她十分期待听到的话,但是此刻被我说出来了,杨玫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是激动还是苦涩?幸福来的不易,却又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呢?

    我虽然刚才已经说了能够治好她的病,但是杨玫却没有当真,毕竟医院的专家都已经给她下了死亡判决了,我这个从来没听说过会治病的人怎么可能治好她的病呢?

    所以此刻杨玫想的是,还能和我相处多久呢?她真地希望我刚才所说的那个传说是真地,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永生永世的生活在一起了!

    “好!”不管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能够珍惜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杨玫羞涩的点了点头。和我一起快步地向那座“叹息桥”走去。

    而杨雄和李晓红此刻当然不会打扰我们,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和原地不动。

    广场的灯光把桥下沉沦的河水照的很亮,倒映着小桥和边上的建筑。在小桥上,居然还有一对正在依偎着的白人情侣!

    欧美人显然都比较开放,见到我们,并没有表现出有什么拘谨的神色,而是理所当然的也把我们当成了一对情侣。友好的和我们打了个招呼:“我们在这里,不介意吧?”

    “当然!”我笑了笑,对他们点了点头。

    但是杨玫就没有那么大方了,而是有些扭捏,外人在场,自然也鼓不起勇气和我亲密,于是和那两个白人情侣攀谈了起来:“听说,在这座桥上接吻地情侣,都会相爱到永远么?”

    “呵呵,你们也知道这个传说啊!”那个白人女孩显然是个很热情的人:“不错。是有这个传说的!不过这个传说只是简化版的。”

    “简化版?什么意思?”杨玫好奇的问道。

    “是这样的,其实真正的传说是恋人们如果乘坐我们这里的贡多那,在钟楼响起地一瞬间,从叹息桥下经过的时候,为对方献上一吻,从此两个人就会一生幸福,相爱到永远!”白人女孩说道。

    “贡多那是什么东西啊?”杨玫问道。

    “贡多那就是我们这里的一种小船的名字。”白人女孩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杨玫点了点头,有些遗憾的对我说道:“真是令人向往啊!”

    “是啊。这么晚了,不会有船了。不过那毕竟也是传说,我想,两个人只要有诚意就好了!”白人女孩也十分惋惜的说道。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马克的电话。

    “刘先生。你找我?”马克爽朗地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

    “是啊,休息了么?”我询问道。

    “还没有,随时等着为你服务呢。”马克笑道。

    “那太好了,我正需要你的帮助,你是开小艇的,在水面上的人脉应该很广吧!”我问道。

    “那是当然的,尤其是今天下午,有了欧文斯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很多同事都知道了我将会成为下一届出租车工会的会长!现在大家都十分尊敬我呢!”马克高兴地说道。

    “不错。你能不能借一条贡多那船过来?”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是这样啊,当然没有问题了,很容易的事情么,我地朋友很多都是开这种船的,刘先生你在什么地方,我借来后立刻过去找你!”马克点头答应道。

    “我在叹息桥下,你停在附近可以了,然后电话联系!”我吩咐道。

    “没问题!”马克爽快的说道。

    挂断了电话,杨玫很是疑惑的看着我道:“你刚才在给谁打电话,你的意思是我们真的可以实现这个愿望么?”

    我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当然了!我在给我雇佣的司机打电话,他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白人女孩十分羡慕的看着我和杨玫:“不错啊,居然还有私人的司机!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要不一会儿我们一起坐船吧!”杨玫忽然提议道。

    “这不太好吧……”白人女孩虽然嘴上在拒绝,可是脸上却写满了期待,只是碍于我没有表态,所以没有答应下来。

    我虽然不明白杨玫为什么会这么热心,但是看着杨玫看向我的期待目光,我还是点了点头笑道:“当然没有问题了,看来我女朋友和你挺投缘的,一起有个伴儿也不错!”

    “那就谢谢了!”那个白人男青年也友好的感谢道。

    在等待马克的过程中,我们在交谈中得知,原来,这对白人男女并不是威尼斯人,男孩子叫菲利浦,女孩子叫桑莉卡,他们是从米兰过来的,而且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让我和杨玫大吃一惊!

    他们居然不是来旅游的,而是私奔!在欧美这种社会风气开放、恋爱自由的大环境下,居然还会出现私奔的情况!这让我和杨玫十分的惊奇!

    “怎么,很奇怪么?”桑莉卡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他和我一起出来,完全是为了我……”

    “好了,桑莉卡,不要说了,都过去了。”菲利普安慰道:“我们都出来了,还说那些不愉快干什么呢!”

    “我明白的,我知道你很爱我,但我只是把我们的经历讲给我们刚认识的朋友听。”桑莉卡说道:“其实菲利普是出生在一个贵族的大家庭里,他是他们这一代的佼佼者,而他们的家族也想把他当作继承人来培养……”

    “还是我说吧。”菲利浦打断了桑莉卡,笑道:“后来的故事就很老套了,我遇见了桑莉卡,并且爱上了她,但是她出身贫寒,我的家族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家族里会为了利益让我和有势力的其他家族联姻,但是我并不想这么做,因为我爱桑莉卡,我不能失去她,所以我选择了逃避!”

    “啊!”杨玫对此深有感触,她曾经也被母亲逼着要嫁给不喜欢的人,所以十分同情两个人的遭遇,于是说道:“那一会儿我们一同去实现叹息桥的愿望,你们也能够永远的在一起了!”

    “但愿如此吧!”菲利普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知道自己是在逃避,但是早晚会被家族抓回去的。所以显得很无奈。

    可能桑莉卡也明白这一点,眼中也带有一丝的苦涩,不过随即就换作了高兴的表情:“好啊,我想一定可以的!”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马克已经到了,我顺着马克给我指的方向,带着杨玫他们赶了过去。

    我特意打量了一下菲利普身上的装束,已经很脏旧了,看来是很久都没有换过了,估计这家伙的银行账号什么的都被家里封掉了,日子肯定不怎么好过。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悔意也真是条汉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