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回去的。可顿,你去和我爷爷说,我是不会放弃的!”菲利普听了可顿的话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

    “不好意思,菲利普少爷,你必须回去!”可顿不卑不亢的说道:“家主和老爷都交代过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你请回去。”

    可顿的语气虽然还是十分的恭敬,但是那个“请”字说的却是十分的重,让人听了之后,不免觉得有些勉强之意。

    我这个外人都听出来了,菲利浦作为当事人,自然也听出了可顿的言外之意,不禁有些讽刺的说道:“可顿管家,你既然还叫我少爷,那么你就应该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管家,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情!”

    “的确,我是没有权利去管少爷的,但是家主的命令我必须服从,家主要的是,让我把你带回去!”可顿面无表情地说道:“不得已的时候,那就别怪我这个老东西得罪了!”

    “哼!”菲利浦听后冷笑道:“好,很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豁出去了!你回去告诉我爷爷,从今天起,我和家族再没有关系了!我想我作为一个成年人,还是有这个权利的!法律上也规定了,没有人可以强迫另一个人去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不要和我讲什么法律,我不懂,也不想去懂,或许法律对普通人是有效地,但是对你无效!你生在了菲利普家族中,就是菲利普家族中的一员,这是永生不能改变的,这就是宿命!”可顿丝毫不为所动。

    “菲利普,不要说气话了,可顿说的对。你终究是菲利普家族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桑莉卡见菲利普十分的激动,于是劝解道。

    “桑莉卡小姐,不用再假惺惺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可顿听了桑莉卡地话,立刻斥道:“你劝着菲利普回到家族里。是为了你自己吧?你还幻想着,要做菲利普家族未来的女主人吧?幻想着我们会认可你?做梦吧你!”

    “我……”桑莉卡听了可顿的话,脸色变得惨白起来。

    “怎么?没话说了吧?”可顿以为自己说中了桑莉卡的心事,于是继续说道:“我还真地十分的佩服你。你居然能够和菲利普少爷颠沛流离地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你隐忍的很深么!不过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只要你继续纠缠菲利普少爷一天,菲利普家族就一天不会让他好过!我想。这种穷苦的日子你也受够了吧?我调查过了,你地家庭虽然和我们飞利浦家族比起来普通之至,但在平民百姓中,也算是有点儿小钱的了!这样吧。我给你一百万!离开菲利浦少爷,怎么样?”

    桑莉卡被可顿骂地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不过因为可顿是菲利普家族的人。桑莉卡也不想让自己的男朋友夹在中间难做,只得忍气吞声。

    可是菲利普却忍不住了!指着可顿,气得不行:“可顿,我敬重你比我大,我从来都不和你计较。但是今天,你太过分了!我和桑莉卡是真心相爱地,你们为什么总要费尽心思的去拆散我们?难道我就是家族去换取利益的筹码?我的婚姻能换来多少利益?十亿还是五十亿?哈哈,我真没想到,我居然也逃不过这个宿命!可顿。我知道你地话是我父亲和爷爷的意思,你回去转告他们,我明天就登报和他们脱离关系!”

    “菲利普,你别激动。不要这样,亲爱的……”桑莉卡地眼中噙满了泪水:“可顿说得对,是我该离开了,你回去吧……”

    “桑莉卡,你在说什么!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我是不会回去的!”菲利普听后,还没等桑莉卡把话说完就出言打断了她。

    “菲利普。我们虽然相爱,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我们努力过,但终究我们生在两个世界里,我不想你为了我,和家里反目。”桑莉卡无奈的说道。

    “嘿嘿,说得好听,怕是对那一百万动心了吧?”可顿忽然插了句嘴:“不要废话了,不就是想多要点儿钱么?好,二百万!立刻走人!”

    “我不是为了钱。

    会要你的钱!”桑莉卡有些气愤的说道。

    “怎么?嫌少?二百万还不够?那你想要多少?做人不要得寸进尺,要丢点儿余地!”可顿嘲讽地说道:“人要懂得知足,不然别到时候来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你……你太过分了!”桑莉卡惨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愤怒的红色,“我和菲利普是真心相爱地。即使没有钱,我们依然很快乐,就像这段日子一样!”

    “是的,可顿,你这个年纪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爱!”菲利普也大声的驳斥道。

    “我不知道什么叫爱?哼,我只知道,家主给我娶了一个妻子,我们现在很恩爱!”可顿淡淡的说道。

    “算了,菲利普,你和他回去吧,我不值得你放弃这么多的……”桑莉卡有些黯然的说道。

    ……………………

    虽然我知道菲利浦是私奔出来地,但是我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如此,现在看来,菲利普还真是一个大家族出来的,开口居然就是几十亿!而那个可顿管家也够大方的了,随随便便的几百万往外仍。

    “刘磊,我们不能帮帮他们么?”杨玫有些不忍的开始同情心泛滥起来,因为她和我在一起就十分得不容易,中间的曲折坎坷心酸只有她能体会,所以她十分了解桑莉卡此刻的难过心情!

    我看了杨玫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帮,而是我怎么去帮?以什么身份去帮?就算我是世界首富,也不能随便要求别人听我的吧?

    “怎么去帮?这种家事是最难处理的!”我叹了口气。

    “那也不能眼看着那个可顿把桑莉卡他们道。

    屋里的气氛依然十分地紧张,菲利普与可顿正在针锋相对。

    “我们家族还不够有钱么?非要用我的爱情去换取更多的利益么?”菲利浦有些苍凉的说道。

    “不进则退,少爷,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其他的家族都在虎视眈眈,都在拼命争取更多的资源来为自己所用!”可顿说道:“你的未婚妻是奥德财团大股东的小女儿,一旦这门亲事生效了以后,我们家族的生意,无论在资源还是在规模上,都能更进一步,最重要的是,将来你成为了菲利普家族的家主,而你的未婚妻的亲哥哥就是未来奥德财团的掌门人!两大财团联手,放眼欧洲,还有几个家族能有此规模呢?”

    “为什么是我?我的弟弟呢?哥哥呢?”菲利普有些激动:“为什么他们就可以不被家族所约束?为什么不让那个奥德财团的小公主嫁给他们?”

    “少爷,有些道理,我不说你的心里其实也明白!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可顿说道:“你的身份就是我们菲利普家族未来的家主!而奥德财团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同意这门亲事!换作其他人,他们会把女儿嫁过来么?”

    “我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但是,为什么,能力出众也是错么?”菲利普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还没说什么,杨玫就忍不住冲了进去,指着可顿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桑莉卡多好啊,菲利普才是和她生活一辈子的人,你凭什么站出来不满意?凭什么指手画脚?”

    “我凭什么?我是管家,管家的意思明白么?就是打理整个家族的事物!反而倒是你了,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多管闲事儿?”可顿被突然出现的杨玫弄得一愣,听得她的一席话,气得都乐了!我都不认识你,你是什么人啊?!

    “我……”杨玫被问的顿时有些语塞,是啊,自己算是身份,来对人家的家事横插一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