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顿没敢怠慢,一出了宾馆的房间,就来到一个僻静处拨通了菲利浦家族家主的电话。

    “可顿啊,见到少爷了么?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老菲利浦开口询问道。

    “家主,少爷是见到了,不过,出了一点儿麻烦!”可顿犹豫了一下说道。

    “什么麻烦?是菲利普这小子不肯跟你回来,还是那个女人嫌钱少?”老菲利浦淡淡的问道。

    “少爷不肯回来倒是真的,只是,桑莉卡并不是嫌钱少,她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些钱!”可顿解释道。

    “不在乎?哼哼,怎么可能!恐怕是嫌钱少吧?”老菲利浦不屑的笑道:“我调查过了她的家里,总共也不过几十万的存款,怎么可能不再在乎?”

    “关键的问题就是在她的家里!”可顿连忙说道:“桑莉卡突然多了两个莫名其妙但是却似乎很有来头的亲戚!”

    “很有来头?你怎么知道?再说了,她家里的背景不是调查过了么,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人物,最厉害的就是她的舅舅,只不过是一家汽车修配厂的老板!”老菲利浦奇怪的问道。

    “所以才奇怪啊!而且这两个人都是东方人!”可顿说道。

    “东方人?你说桑莉卡有两个东方人的亲戚?”老菲利浦更加的莫名奇妙了,种族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是亲戚?

    “确切地说,好像是一个,两个东方人中,那个女士是桑莉卡的姐姐,而那个男士,是那个女士的未婚夫!”可顿说道。

    “这两个人什么身份?”老菲利浦有些警惕的问道:“不会是骗子吧?”

    “要是骗子,就好办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下了这么大血本的骗子呢!”可顿苦笑着说道:“那个男士说他来自东方的刘家!”

    “东方的刘家?”老菲利普摇了摇头,他好像没有听说过这个家族。不过也难怪,因为刘家在国内的商场上还算是有些名气的。但是在欧洲,就没有人认识了。毕竟刘家也没有从事过对外贸易什么的。

    “对了,你说要他下了什么血本,是什么意思?”老菲利普问道。

    “家主,您有一件皇室专供地晚礼服是吧?”可顿说道。

    “是啊,怎么了?那是我的合作伙伴送给我地,有什么问题么?”老菲利普不明就里的问道。

    “那个东方人,浑身上下穿的都是这种皇室专供的手工精品。而且似乎只是作为平时的普通衣着!”可顿说道。

    “什么?浑身上下都是?还是普通的衣着?你又没有看错啊,这怎么可能?如果他是欧美人,还有可能,因为皇室的重要成员都是穿这种衣服,但他是东方人,那他究竟是什么身份,才能够拥有这一切呢?”老菲利普有些不相信地说道。

    “没有看错,那上面的细节和金线都可以作证!”可顿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最可怕的是,他让咱们给桑莉卡准备几十亿的聘礼!”

    “什么?你是说他主张让菲利普娶那个女人?这怎么可能?”老飞利浦的话刚一出口。就觉得有问题了,因为如果可顿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这个人还真有那个实力!

    “家主,您看怎么办?”可顿把这个麻烦的包袱抛给了老菲利浦,他总算松了一口气了。

    怎么办?老菲利浦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从来都遇到过这么怪异的事情来,,他摸不清我们到底是什么身份,第二。我们到底和桑莉卡是什么关系?

    但是老菲利普作为商场地老手,为人相当的圆滑,在没有弄清楚我的真正身份之前,觉多不会做一些犯傻或者冲动的事情来,因为在商场上面,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谁能带来利益,谁就是朋友!虽然有点儿有奶便是娘的味道,但是却很现实地反映了生意场上做人的准则!那就是绝对不能随便得罪任何一个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人,也更不能把这个人变成自己的敌人!

    所以老菲利浦思考了一下,他也知道想让可顿套出我的身份那是不可能了,我这种人是可顿应付不了的,所以必须得由他来亲自出面

    “这样吧,你先稳住他们,不要说肯定的话也不要再说否定地话,想办法套出他的身份来。实在套不出来也无所谓,你将他们都邀请到家来做客,到时候再做定夺!”老菲利浦沉吟了一下说道。

    老菲利普的如意算盘不可谓打的不响,他想的十分的好,就是把我们都邀请到家里去做客,这样一来,就可以搞清楚我的身份,而且在礼节上也完全说得过去,到时候如果发现我真的是骗子或者是不重要的小人物,还可以直接把人撵出去!

    “桑莉卡怎么办?”可顿问道。

    “当然是一起邀请到家里来!”老菲利普说道:“而且先不要再提她和少爷之间的事情了,回来之后我会处理地!”

    “好的,我知道了!”可顿接到了家主的旨意,心中轻松了不少,这下只要按照家主的意思做就好了,不然出了问题,还不把自己给装进去啊!

    心里有了底的可顿再次向房间走去。

    房间里的两个可顿的跟班,在可顿出去后,就被菲利普给哄了出去。可顿手里有家主的圣旨,他们可没有!可顿敢不听少爷的话,但是他们不敢!他们只是底层跟班,所以菲利普一开口,他们就乖乖的出去了。

    等他们出去以后,菲利普将房门掩上了,然后有些歉意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啊,刘,让你费心了,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是啊,真是谢谢你们了,不过菲利普家族很厉害的,我不想牵连到你们……”桑莉卡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就是菲利浦与桑莉卡的不同了,菲利普虽然不认识我,但从我的说话方式与气度上就可以判断出,我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不是一个头脑冲动不计后果的人,所以我帮他,自然有一些把握,即使帮不上忙,也不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只是对我表示歉意和感谢。

    而桑莉卡就不一样了,在她的眼中,菲利普家已经很有势力了,但是她并不了解我的具体身世,所以才会产生担心我的念头!

    这也算是视角不同吧!

    “没有关系的,其实我这个人的朋友很多,但真正投缘的却没有多少,菲利普,虽然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你的人不错,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你的性格我很喜欢,对爱情的忠贞,让我十分的佩服你!”我笑着说道:“而且,杨玫也说过了,她和桑莉卡就如同姐妹一般,这就更加充足了我帮你们的理由了!”

    “真的很感谢你利普听了我的话,十分的激动!毕竟出门在外,能遇到像我这么讲义气的朋友,菲利浦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就做我和桑莉卡未来的孩子的神父吧!”

    在欧美,并不讲究什么结拜兄弟,认干亲之类的,让别人做自己还的神父,这已经算是最亲近的行为了,只有关系非常好的朋友,才有这个资格!

    “当然,荣幸之至!”我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这回,可顿一改刚才的严肃不讲人情的脸色,笑容可掬的敲了敲门后,才推门进来。

    “怎么样,聘礼的问题商量好了么?”我知道他肯定不是商量这个去了,我只是随便调侃她一句而已。

    “呃,嘿嘿……”果然,可顿听后十分的尴尬,但又不能不回答,都怪自己刚才一着急,忘了询问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了!对了,可顿猛然灵光一现道:“这个你们也说了,我只不过是一个管家,没有资格去谈论这些,再说了,这些都是重要并且**的事情,应该直接和家主去谈才对。”

    “是吗?那你们家主什么时候过来?”我估计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