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不经意的一个动作,让可顿的眼睛立刻直了,都忘记了被我讽刺的尴尬了!他的目光顺着我的目光落在了我腕上的手表上!

    我这款手表也是别人送的,至于值多少钱,我也没深究,是豪爵rogerdubuis的一款|带出来,一般都带电子的出门,不过这次因为出国,怕手表临时没有电,所以才带了这只出来。

    豪爵的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并且,我这款,在可顿的印象里,是独一无二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说这块表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假冒的,再一个就是,这是块纪念表,是专门打造的。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是仿冒,为何不仿冒一款比较流行的款式呢!

    豪爵表虽然创立时间不长,但是其做工和品位上,却迅速的被有身份的人所接受!

    用豪爵的一句名言来说就是:现在腕表不止是报时那么简单,一枚价值连成的腕表珍品,可代代相传。

    “怎么了?可顿先生?你们家主什么时间来啊?”我微笑着又问了一遍。

    “呃……啊,这个……”可顿猛然反应过来,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们家主在米兰……想请两位到家中做客,不知道刘先生意下如何?”

    “做客?”虽然我想到可能老菲利浦可能会亲自来见我,不过我却没想到他会让我去米兰!我以为无外乎就是通个电话而已!

    我看向了菲利普,此刻这小子也同样在看着我,看到他十分期待的目光,我知道他是希望我去做客的,我知道他并不是单单为了我能够帮助他。而是出于我这一段时间对他们的照顾,菲利普想真心的谢我一下!

    我又转身看了看杨玫。见她点了点头,我才对可顿说道:“我还有两个家人住在这个酒店。我要和他们商量一下才能够答应你,不过我会尽快的!”

    “没有问题,刘先生。我等待你地答复。”可顿说道。

    “可顿先生?你还没有开房间吧?快去开一间吧,这家酒店的房间很紧俏地。来晚了就没有了!”我看着可顿。淡淡的说道。

    可顿哪能不明白我话中地意思。我是暗指他不要呆在菲利普和桑莉卡的房间里面。不要打扰他们了!不过家主正好也交代了,暂时不要打扰少爷了。所以可顿何乐不为呢,干脆卖了个人情道:“已经开完了,这一路过来,还真有点儿累了。我也会去休息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出了房间,可顿倒是客气。和我道别后。才领着两个跟班向他们的房间走去。

    回房地路上。我看了一眼杨玟问道:“你怎么看?我们是去还是不去?”

    “去一趟吧。就当是旅行了,反正我这次的目地也是出来旅游地!”杨玫说道:“重要地是,我们既然揽下这件事情,就要负责到底啊!”

    “还不是你要强行出头地,看来这次少不了要许给老菲利普一些利益才行了!那个什么奥德财团能带给他几十亿的利润。我至少也要让他赚这些才行!”我摇了摇头!不然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虽然我地身份摆在那里,但是没有好处,也不好要求人家硬听你的吧?

    “几十亿?”杨玫一惊,“不会吧,要这么多。很为难么?”

    “算了,实在不行,就把东亚动力的新产品的意大利代理权给他吧。反正给谁都是给。”我无所谓地说道。

    回房间后,我和杨玫的父母商量了一下。杨玫的父母也表示没有问题,可以一起去米兰!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乘坐着第二天地飞机,向米兰出发了。

    一路上,可顿真地没有再说什么。任由菲利普和桑莉卡坐在一起亲近,似乎是对这件事情默许了一样。但是我心里却很清楚,老菲利浦一但弄清我地身份,如果我真地什么都不是,那么我还有桑莉卡肯定都会被驱逐出去!

    但是我相信老菲利浦会很愿意让桑莉卡进他们家门的,并且是十分的愿意!

    证明,我的推测很正确,老菲利浦的确是如此做了!

    刚一下飞机,老远就看见了一个车队停在不远处。而可顿则是先行一步向那个车队跑了过去。我和杨玟以及菲利普和桑莉卡则是跟在后面慢慢地走了过去。

    老菲利浦只是对先跑过来的可顿点了点头,然后就十分紧张的看向我这边,他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我。

    终于,当我们走近了以后,老菲利普终于看清了我的模样了!

    老飞利浦的印象是,这个人怎么这么年轻?第二个印象就是……怎么这么眼熟呢?他姓刘,那么……难道是……老菲利普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世界上风头正劲的年轻人!

    想到这里,老菲利浦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快向我跑了过来!商场没有年龄的大小,只有实力的高低!能让老飞利浦亲自跑步迎接的,在意大利恐怕没有几个!这一系列的动作,让飞利浦家族的人还有可顿都大跌眼镜!不过惊讶的同时,可顿也十分地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得罪这个人!

    “是刘磊先生吧!”老飞利浦亲切的伸出了右手:“你好,鄙人就是菲利普家族的现任家主,关系不错的朋友都叫我老菲利普!”

    “呵呵,老菲利普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笑了笑与他握了握手。

    在我身后的菲利普,看到眼前的景象,都快惊呆了!爷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逊了?老菲利浦?估计只有那些同盟的财团领导者才敢这么称呼他吧?

    这让菲利普对我的实力揣测又上了一个档次!看来我并不是依靠什么家族的势力,而是我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强势的人物!

    “不好意思,刘先生,我这岁数大了,而且家族事务繁忙,不然我一定会亲自去威尼斯迎接你地!”老飞利浦抱歉的说道:“实在的对不起了!“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这老家伙的客套话,他去接我?恐怕一刻钟之前,他还不知道我是谁呢!不过这种事情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我无所谓的笑了笑:“我们是年轻人,怎么能让您老去接我们呢?再说了,我和菲利普,桑莉卡都是好朋友,我还是他们未来孩子的神父呢,这样一来,你就是长辈了,更应该我来拜访了!”

    我故意把做菲利普和桑莉卡孩子的神父的事情说了出来,我想看看老菲利浦是什么表情,

    不过老飞利浦依然是笑容可掬,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老飞利浦是什么人啊,商场的老狐狸了,哪能那么容易让人看穿他的想法!不过他听了我的话后,确实心中一凛,暗道,问题终于来了,不过随即就释然了,不但释然了,反而十分的高兴!如果我真的做了菲利普孩子也就是他的曾孙子的神父,就代表了我已经把菲利普家族当作了自己人了!这样一来,菲利普家族如果能依靠上我这颗参天大树,那么辉煌之日指日可待了!

    到时候如果菲利普再继承了家主之位,我肯定会更加的照顾飞利浦家族了!想通了这一点后,老菲利普的脸色更加的灿烂了,这简直比娶了那个奥德财团的小公主划算太多了!和曙光这艘巨型航母比起来,奥德简直就是个小舢板船!

    “那敢情是很好啊!菲利普,你和桑莉卡小姐要努力了啊,别让刘先生失望了!”老菲利普笑着说道。

    “啊?”这回轮到菲利普和桑莉卡不知所错了!菲利浦想的是,爷爷没吃错药吧?怎么突然这么说啊?该不会是耍我吧?

    而桑莉卡更是不知所措,惊愕的看着菲利普。因为这前后的态度也变的太离谱了!桑莉卡怎么也不相信你,就这么一下,菲利浦家族就接受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