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教父的问题,我只是看过一些相关的资料,翻译的很模糊,什么都有,所以我也不确定。意大利皇室我就更不知道了,大家当作一个平行空间的世界来看吧!

    ……………………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老菲利浦不但接受了桑莉卡,而且还亲切的和她招呼道:“你就是桑莉卡吧?很乖巧的女孩子,不错,做我的孙媳妇很有面子!”

    “啊……我……”桑莉卡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菲利普连忙给桑莉卡使眼色,提醒她快点儿叫祖父!

    “祖父……”桑莉卡有些激动,她没想到,原本天大的难题,在我的一句轻描淡写下,就这么解决了!当然,在我那一句轻描淡写的背后,包含着多大的利益,她是做梦都没想到的!

    “好好,好孩子,早日给我们家在添一口人!”老菲利浦笑着说道。

    按理来说,在国外的家庭里,老人是很少干涉儿孙是否要孩子的,老菲利普之所以那么说,无非是想在我面前表现他对桑莉卡的友好!

    现在在机场,旁边的人很多,老菲利浦也不好问我和桑莉卡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看我的说话方式,应该是关系很好,所以老菲利普不敢怠慢!

    这时候,菲利普家族的车也驶了过来,和老菲利普上了车,其他人也陆续上了车,我们一行人向菲利普家族的别墅逝去。

    菲利浦家族的别墅座落在米兰的郊外,是个典型的欧式建筑,占地面积十分的大,里面住着菲利普家族的主要核心成员,其他地外围子孙并不住在这里,他们只有在家族发生重大事件或者召开会议的时候才过来!

    我和杨玫一家。被老飞利浦安排在了一栋老式地古堡型建筑里,当然。老式只是外形比较复古,里面的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

    而桑莉卡也得到了良好地接待。

    我知道老菲利普肯定有事情要与我谈。而我正好也有一些事情要交代给他。不然他不可能会甘心地让自己的孙子娶了桑莉卡。

    “刘先生,我有一副珍贵地名画。听说你们东方人都喜欢这些。不如和我一道去鉴赏一下如何?”果然。刚安顿好。老菲利浦就找上了门。

    我当然明白他地意思,所以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好啊。请带路!”

    老菲利浦见我答应了,很是高兴,连忙引着我向主建筑旁地一间独立地长廊走去。经过了几道密码验证。我们来到了菲利浦家族的收藏室。

    这里面地东西还真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从雕刻到编织艺术,乱七八遭杂七杂八地东西很多。鉴赏画不过是一个借口,所以我也没有去问画在哪里,而是随处看着这些东西。

    “刘先生。我听可顿说。您要商量一下聘礼的问题?”老菲利浦先找了一个话题。

    “哦。呵呵,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在我们华夏。比较流行聘礼的说法,你们这里就不需要了,我只是随口说说!”我笑着说道。

    “那怎么好呢,入乡随俗么,桑莉卡是您未婚妻地妹妹,那就要按照你们地风俗来!”老菲利浦装作偶尔想到的样子说道:“对了。您的未婚妻是东方人。怎么会是桑莉卡的姐姐呢?”

    我暗暗一笑,哼哼。你终于还是问到重点上来了!

    “你别误会。我没有别地意思,只是好奇而已!”老菲利浦见我没说话,以为我生气了,赶紧解释道。

    其实我是正在想怎么去和老菲利普说。我在组织语言:“老菲利浦。其实菲利普和桑莉卡是我和我地未婚妻在旅行地时候偶然间遇到的,因为十分地投缘,所以我和菲利普成为了好朋友,而我地未婚妻,则和桑莉卡处得就像是姐妹一样,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血缘关系!”

    “没有关系?”老菲利普一愣,脑筋开始飞速的运转了起来,琢磨起中间的利弊来。

    我看到老菲利普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恐怕你也知道,我们华夏人都是十分重义气的,有时候,朋友之间甚至比亲地兄弟姐妹还亲!”

    老菲利普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听了我地话后,心中更加的踏实了,别地不说。光说我和菲利普地关系,以后就能给家族带来很

    处了!而这么看来,桑莉卡地作用其实很小!但是又她!因为只有接受了桑莉卡,菲利普才会专心的发展家族事业,我才会更加上心的去帮助菲利普!所以,老菲利浦终于下定了决心:“刘先生。我没有别地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离开米兰,不如趁着你在这里,我们就把菲利普和桑莉卡的婚事给办了吧!”

    我们?把婚事办了?怎么搞的我好像是能代表桑莉卡地家长一样?我苦笑道:“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或者女方宾客地身份来的,具体婚事,还是让桑莉卡和她的父母商量一下吧!”

    “无所谓,你只要出席就好了!”老菲利普说道。

    “那当然,我还是他们未来孩子的教父么!”我笑着说道。

    谈完了正事,老菲利普开始要好处了:“对了。听说曙光投资旗下的东亚动力最近新开发出了一种环境净化系统,不知道欧洲这边的代理商敲定了么?”

    这家伙也真是狮子大开口啊!要知道苏援朝前几天刚召开了新闻会,了一款环境净化系统,虽然是民用型的,但是大部分购买意向却来自很多国家的官方机构!要知道,空气污染是当今地环境保护最大的问题之一!而这种净化系统,可以在很小的空间下对周围很大面积的空气进行改造,配合东亚动力的能源系统,就可以不停止的工作数年!这是很多发达国家梦寐以求的东西!

    而这款环境净化系统,还没有上市,代理权当然没有下发了,而老菲利普居然一开口就想要整个非洲市场地代理!

    “欧洲市场?这个我不能保证,意大利吧,这个装置上市还有一段时间,等菲利普完婚后,度完蜜月正好赶上上市,可以让他着手负责推广!”我想了想并没有完全答应老飞利浦的要求!

    即使这样,我的承诺已经让老菲利普十分的满意了,因为他原本的目的就是拿下意大利的代理权,欧洲是他故意夸大了说的,为的是与我讨价还价!至于我说让菲利浦负责,老菲利普也明白,我在隐晦的告诉他,我完全是冲着菲利浦地面子!

    不过这也无所谓,因为菲利普必然会成为下一代的家族领导人,让他提前的负责一些家族的生意也未尝不可!

    老菲利普还想再要一些其他的好处,不过他怕我会说他得寸进尺而不高兴,所以几次想开口,又不敢开口。

    我看着老菲利浦的样子,有些想笑的说道:“老菲利普,你不用这样,只要菲利普还负责你们家族的事物一天,我就不会不管你们家族!”

    老菲利浦知道我一方面是让他放心,以后好处肯定少不了,一方面是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菲利普就是下一任的家主!如果不是,那么我们的合作就会终止了!

    不过这个条件老菲利浦还是十分乐意接受的,因为他的本意就是如此!

    晚上,老菲利普设立了很丰盛的晚宴招待了我和杨玫一家,菲利普与桑莉卡作陪。

    用餐时,老菲利浦正式宣布了,同意菲利普与桑莉卡的婚事,让桑莉卡的父母尽快过来碰一下面,商量一下婚礼的事宜!

    这个结果让两个小青年高兴地合不拢嘴,当然,高兴之余,也不忘了对我这个恩人投来了感激的目光!

    全家皆大欢喜,但是有人却不欢喜了,这个人就是奥德集团的最大股东老威特!刚才老菲利普打来了电话,与他解除了婚约,这让老威特有些恼羞成怒!

    自己的家族和财团在意大利也是很有威望的,居然被人退婚了!这让他们以后在商场上还有什么颜面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