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了,听说你们就是卖给我戒指的人?”我忍着心中的怒意问道。

    “这……是的,不过我们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们找我不是为了这件事情?但是我找你们却是为了这事儿!”我听了不禁有些生气,我还没找你们呢,你们倒是先来找我了!“你们在那家飞燕收藏品公司等我,两个小时候后我会过去的!”

    说完,我不等对方再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听孟青青的意思,这伙人好像要找什么叫“脚丫子”的人,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焦牙子!可是他们怎么会认识焦牙子呢?而且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和焦牙子的关系的?

    唯一知道我们关系的人就是杜小威,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从某种角度来讲,焦牙子已经牵扯到了我身上的秘密,而且焦牙子本身在人间就是个绝密,不能给普通人知道的!所以我此刻已经有了一丝杀机。

    别说这伙人曾经故意欺骗了我,就仅仅是他们知道了我和焦牙子的关系,我就不能大意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让他们找上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目的来找的我,总之,我必须去会上一会,才能搞清楚缘由。

    我去那家飞燕收藏品公司其实连一秒钟都用不到,但是我之所以说是两个小时后,一是如果坐车从b市到那里,在时间上合理一些,二是我可以在这两个小时里,仔细的了解一下飞燕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公司!有着什么样的背景!

    挂断电话以后,我立刻让孟青青着手去调查起“飞燕收藏品公司”的资料来。曙光投资有专门的商业情报部门,所以办事的效率很高,很快一份报告就放在了我的桌上。

    飞燕收藏品公司。注册资金5美金,是n市规模最大的私人收藏品公司之一,集寄卖、拍卖于一身地大型交易公司,有自己的金库和拍卖场,但是行事却十分低调。

    不过即使这样,飞燕公司还是屡屡拿出让人惊讶侧目的宝贝来。因为行业的特殊性。飞燕又是外资企业,所以只要不出事儿,也没有人去调查东西的来源,毕竟很多卖家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飞燕公司在n市:;;飞燕的常客。

    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注册资金在同行业里不可谓不雄厚。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收藏品行业本身就是暴利行业。而这些高端的商品都是销售给有钱人的,所以社会关系比别人广也是正常地!

    但是从三石帮那边传来的信息来看。这个飞燕收藏品公司的确不简单!而且是非常地不简单!

    据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的背后,居然是世界第三大的盗窃集团飞燕门!这样的背景,未免也有点儿太惊世骇俗了!而我,也终于明白了我那玟戒指为什么会是赃物了!

    难怪这个飞燕收藏品公司这么有钱,原来是无本万利啊!

    飞燕门十分的神秘,据说飞燕门的正式成员,也就是飞燕门的弟子,都会一些传说中的轻功。之所以叫飞燕门,是因为他们的确能够身轻如燕、飞檐走壁!

    有这样地身手,难怪会搞的这么大,就算是世界大的盗窃集团都不为过!

    飞燕门的历史不算悠久,但是除了他们的核心成员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门派是怎么形成的,也不知道他们的首脑究竟是谁,因为他们的门规十分地森严。外人很难了解到。即使连三石帮这样有势力的,也不清楚他们内部的事情。

    仅仅是两个小时不到,就能拿出这些资料来,已经让我十分的欣慰了!

    大概弄清楚了这个飞燕收藏品公司的背景,我的心中也有了底,不至于太被动!其实,就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仍然可以从他们那里知道我想要的,因为实力代表了一切!但是这不是我的做事风格,我喜欢有备而战这种感觉。

    我先是瞬移到了附近一家商场的公共厕所。然后趁没人的时侯再走了出来,赶往了“飞燕收藏品”公司。

    看来,飞燕门十分地重视我啊,上次我来的时候,飞燕收藏品公司十分的冷清,外面的停车场都没有车

    这次,几乎都停满了!

    而且。我老远就可以看到,公司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待我走近了以后,公司的大门被推开了!走出来了一大群人,在他们中间,是一位精神矍的老人,从外表上看不出他有多大的年纪,但是气势上却很惊人!

    “飞燕门好大地阵势啊!”我冷笑道:“卖我一个偷来的戒指,怕我找场子也用不上来这么多人吧?”

    面对我的讽刺,有些人似乎忍不住了,想开口说话,但是因为中间的那位老人没开口,这些人也不敢说话。

    这位老人对我的讽刺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看着我,表情十分凝重的说道:“你知道我们的飞燕门?”

    “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么?”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

    “敢问先生和焦牙子师……先生是什么关系?”老者有些激动的问道。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我皱了皱眉头,看起来这个老头对焦牙子似乎挺尊敬的,不过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呢,谁又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老者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刘先生,我们借一步说话怎么样!”

    “借一步说话?哼哼,好啊!”我看了看周围的人,冷笑道。也就是我吧,换一个人,谁敢跟他们走啊,如果不是我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没有人能对我不利,我也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

    老者似乎看出了我话中的意思,一挥手对旁边的人说道:“小东,你带人先散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要上楼来,我和刘先生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我知道老者是让我安心,不过我根本就没把他们当回事儿,所以也没说什么,跟在了老者的身旁,和他一起上了收藏品公司的顶层。

    来到一间和暗室差不多的屋子旁,老者在墙边上按了几下,房间的门才缓缓的自动打开。

    “请进!”老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也没说什么,大步的迈进了屋子里,但是,当我看清屋中的景象时,我惊呆了!

    在屋子里的东边的方向,整齐的摆放着一个香案,在香案的上面,供着的是一个人的画像,而那个人,居然就是焦牙子!

    在焦牙子的画像边上,写着“祖师爷”三个字!我看后,差点没石化了!不会吧?这个什么飞燕门难道是焦牙子这老家伙搞出来的?!

    我实在是太惊讶了,以至于忘记了我身边还有一个人,如果换做平时换作其他事,我肯定不会露出什么异常的表情来,但这次不一样!

    因为我看到的是焦牙子这个“不是人”的家伙的画像!而老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异常的表情,更加确定了我和焦牙子有关系的想法!我如果不认识焦牙子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对一幅画如此的惊讶!

    “这里没有旁人,刘先生,你可以告诉我了么,你和师父他老人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老者缓缓的说道。

    “师父?”我看了一眼焦牙子的画像,难道这个老头是焦牙子的徒弟?那如此说来,焦牙子的徒弟还真不少啊,杜小威算一个,面前这位又是一个!

    “我的师父就是焦牙子!”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我是燕飞门的门主金洪钟,你可以告诉我了么?”

    “你让我告诉你什么?”我恢复了正常的表情,的人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之前,我绝对不会对他透露什么的。

    “刘先生,你该不会是想否认你认识师父他老人家吧?”金洪钟说道:“你刚才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了!”

    “不错,我就算否认,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我有些无赖的说道:“你至少要先告诉我,你凭什么说我一定会认识焦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