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洪钟看着我的样子,有些苦笑不得,在他看来,焦牙子已经是近乎神一样的存在了,那么认识焦牙子的人肯定也并非凡人,没想到我居然和他玩起了文字游戏!不过联想到我现在的另一层身份,世界集团的薰事长,也的确没有理他的必要。

    于是金洪钟只得按下了桌上电话的对讲系统:“小东,你把那段录像拿上来。”

    东答道。

    听到金洪钟突然说起录像,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被人拍到什么了吗?不应该啊,我和焦牙子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了,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在新江市,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找到什么呢?

    不过,当我看完录像之后,我就释然了!不一会儿,那个叫小东的年亲人就拿上来了一盘录像带,然后放入了屋中的一台播放机中,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了

    一直到画面结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不禁松了一口气,不过不过表面上还是神情自若的说道:“这又能说明什么?又能代表什么?我到我的岳父家里做客,有什么问题么?不会是每一个在你们这里买了东西的人,你们都会派专人去跟踪吧?”

    我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要不是金洪钟这老头和那个小东也看得聚精会神,我甚至以为他们播错了录像了!我观察的十分仔细了,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只是一个普通的监控录像而已!

    “刘先生。这份录像拍摄的同时。小东也在场!”金洪钟没有正面回答我地话,而是说出了一个十分重要地信息!

    听了金洪钟的话,我不禁一愣,立刻想起了我那天所做的事情,录像上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在录像录不到的地方,我曾经施展过一个瞬移!

    而直到此刻。我终于明白了金洪钟为什么会盯上我了。难道说就是因为瞬移的时候让他们看见了?

    不过这只是我地猜测而已,在金洪钟没有主动说出来之前。我也不会主动去和他坦白,于是我淡淡的说道:“那又怎么样?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弄明白。这和你找上我,和焦牙子到底有什么关系!”

    “好吧。既然刘先生不愿意承认,那我就把事情挑明了吧,这样我们彼此也不用打哑谜了。”金洪钟见我一点儿也不松口。只得先开口道:“刘先生。你瞬间移动地本领是从哪里学来地?”

    “瞬间移动?”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这样。即使我再小心,还是被人看到了!虽然我地实力不怕什么。但是如果这老头把我的事情宣扬出去,保不准全球地恐怖组织都会找到我地头上来!用瞬间移动去制造恐怖活动那简直再绝妙不过了!所以我的眼中立刻闪现出了一道杀机。

    金洪钟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大风大浪也经历了不少。绕是如此,还是被我刚才那道无形地杀气弄得浑身打了个呃冷战。小东就更不用说了,脸色都变的惨白起来。

    不过金洪钟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地情绪,淡淡地说道:“刘先生想要杀我们灭口么?”

    杀了他们?是啊,杀了他们又如何呢?我不是嗜杀的人。刚才那一道杀气完全是出于对自我保护地本能,再说了。明显这些人和焦牙子那老不死的有着千丝万缕地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自己人了。

    “你以为。弄一张画像摆在这里。就可以自称是焦牙子的后人了么?”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再试探他们一下:“你说焦牙子是你地师父,那么你学会什么了?”

    “我们飞燕门,自然练地都是轻功了,我的功夫是恩师亲传于我地!”金洪钟有些骄傲的说道,不过联想到我地瞬移,他立刻又失落起来,毕竟他引以为傲的轻功和我比起来简直差太远了!

    “轻功|么你凭什么判断我和焦牙子就一定会有关系呢?”我问道:“该不会是因为,

    的瞬间移动也当作了轻功了吧?”

    “难道不是么?”金洪钟听我这么说,面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来,好像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一样:“飞燕功的最高境界就是瞬间移动!可惜,我连第二层都突破不了,别说是最顶级的第十二层了!”

    “所以你认为我也是焦牙子地徒弟,然后我把你的那个什么飞燕功练到了顶级的十二层了?”我有些哭笑不得。

    没想到我这句玩笑话换来的却是金洪钟和小东这一老一少十分郑重的点头。我看着他俩认真的样子,差点儿没绝倒。

    “好吧,把你们那个什么飞燕功的心法拿给我看看,我再决定是否告诉你们我的事情。”其实,事已至此,我已经相信了七八分了。不过我还是要最后确定一下。

    “这……”小东听后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看着自己的师父。

    金洪钟却无所谓地挥了挥手道:“去吧,小东,把心法取来给刘先生过目!”

    “可是,师父,我们的心法怎么能随遍的拿出来……”小东有些犹豫。

    “除非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刘先生已经达到了瞬间移动的境界,我们的心法在他的眼中就会一文不值!”金洪钟说道。

    小东一想也对,这才恭敬地走到香案前,然后恭敬地颗了三个头,才将画像掀了起来,然后十分复杂的打开了后面的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了一本线装的书来。

    把画像还原以后,小东才小心翼翼的把书递给了我,生怕把书弄坏了似的。

    我随手接了过来,翻看了起来。刚开始,我还抱着好玩儿的态度去看,可是翻了几页之后,我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不错,这套功夫里面的调息的心法,的确是源自于焦牙子的一派,虽然肤浅了很多,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和我练习的心法同为一宗!

    而此刻,我也完全的相信了金洪钟的话了,看来,这家伙的确是焦牙子的徒弟,至少是有关系的人!

    但是这门心法明显的有很多缪误,不像是焦牙子写出来的,而且从第二层功法到第三层功法的时候,简直就是个大跳跃,中间没有任何过度的心法!怪不得金洪钟会在练到第二层后停滞不前,按照这本心法上的内容,根本就不可能练到第三层去。

    我又翻看了后面的几层,跳跃性更大,几乎没有什么心法可言了,只是几句话就带过了。到了最后一层,只是说可以达到瞬间移动,连解释都没有!

    这算什么秘籍啊!小东见到我不屑的样子,十分的生气,不过金洪钟没有说什么,他也不敢开口,只能对我怒目相视。

    我将心法随手扔在了茶几上,摇了摇头。

    “怎么了?刘先生,心法有什么不妥么?”金洪钟连忙问道。

    “这本心法不是焦牙子给你的吧?”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金洪钟听后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就点头道:“不错,这是我根据师父平时告诉我的,我整理出来的,有什么问题么?”

    “前两层的心法还算可以,从第三层开始简直就是扯淡!”我毫不留情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第二层到第三层之间的跨度很大,存在很大的断层,你要是能突破上去,那就怪事儿了!”

    “果然!果然是这样!”金洪钟听了我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十分的激动,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不停的点头!

    “师父。您……”小东吓了一跳,连忙要去拉金洪钟。

    没想到金洪钟却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儿!是我痴心妄想了,恩师,您千万别怪小钟贪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