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电话的时候,一开始金洪钟还是十分的不屑,后来听我和我电话里的人也是直呼“焦牙子”的大名,而且,貌似被我呼来喝去的!

    于是,金洪钟就不由得愤怒了起来,同样都是焦牙子的弟子,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啊,自己是尊敬的不能再尊敬了,而面前这位和他那个大哥,似乎对焦牙子不感冒!

    而这样的人,偏偏还学会了焦牙子的瞬间移动最高境界!一想到这里,金洪钟就十分的不平衡,凭什么啊!

    不过,还没等他对我指责什么,焦牙子就先一步出现在了我面前!

    焦牙子的速度自然是十分快的,听到阎王说我找他,所以立刻就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师叔,您找我?”焦牙子语不惊人不死休,此话一出口,把金洪钟和小东吓了一跳!差点儿没心脏病发作!

    此刻,金洪钟看到自己恩师对我那恭敬的表情,瞬间什么都明白了!我之所以对焦牙子不尊敬,因为算起来他是我的小辈!而我那位大哥,估计就是焦牙子的师父,这么算来,人家的确是师徒关系,但却并不需要尊重焦牙子,相反是焦牙子要尊重人家!

    “恩师……”金洪钟虽然想明白了这一点,但焦牙子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师父,我不尊敬可以,他却不能,而且,他也的确十分尊敬焦牙子!

    刚才来的时候,焦牙子并没有注意我身边这一老一少,这时候听见老头突然喊“恩师”,焦牙子也没在意。根本没想到是喊他的,所以也没有注意。

    直到金洪钟恭敬地跪在了是您老人家啊!”

    焦牙子才注意到了金洪钟这么个人!但是焦牙子却并不认识面前的人是谁,甚至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毕竟焦牙子认识金洪钟的时候他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焦牙子没有变样,但是金红中却由少年变成了老头,所以金洪钟认出焦牙子是正常的。但是焦牙子却不认识金洪钟。

    “你是……”焦牙子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地老头,一脸的茫然。

    “恩师,我是小钟子啊!”金洪钟见焦牙子不认识他了,连忙出言解释道。

    “小钟子?”焦牙子一愣,随即猛然想起了什么:“小钟子,真的是你啊,一转眼……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焦牙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他想起来了。但是人类的寿命相对于神仙来说实在是太短暂了!

    “恩师……您终于记起我了!”金洪钟老泪纵横,激动的说道:“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上恩师您一面!我真是太高兴了!”

    我听后不禁苦笑,你死后或许也能看到他……而且,凭借你和焦牙子的身份。如果想留在阴间,怎么也能给你安排个职事地,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看到你师父了!不过这话我是不能说出来的。

    “我当然记得,这些年过的怎么样?”焦牙子慈爱的问道,就像个询问自己小辈子孙地老者一样,但是事实上,金洪钟看起来岁数要比焦牙子大很多!

    这时候,小东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缓了过来,里看到飞燕门的师祖驾临。赶紧跪倒在地上道:“飞燕门第二代弟子拜见师祖!”说完这句话之后,小东忽然想到,我还在这里呢,而我,还是师祖的师叔,于是赶紧又对我一叩首道:“拜见太……师叔祖……”

    得。我这辈分,放武林里面我就是快入土的人了!

    而经过小东这么一提醒,金洪钟才想起来,我还站在这里呢!顿时心中大惊,都怪自己大意了,失了礼数了,怎么都不如自己的徒弟了呢!想到这里,赶紧又对我拜道:“弟子见过师叔祖,刚才言行多有得罪,还望师叔祖海涵!“

    “怎么?你和师叔有矛盾?”焦牙子听后问道。

    “没有……只是个误会而已!”金洪钟不敢隐瞒。原原本本的把认识我的经过和找我的原因,以及刚才我们两个地对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小钟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当年离开的时候都已经让你发过誓了,不要来找我了,你怎么不听话了呢?”焦牙子

    语气和样子,就像是在训斥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金洪钟也乖地像个小孩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听着焦牙子的训斥。

    如果外人不知道的话,都会被这一幕搞的莫名其妙。

    等到焦牙子说完了以后,金洪钟才委屈的说道:“这些年以来,我没有一刻不在想念恩师啊,所以一有了您的线索,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到您的近况……”

    焦牙子听后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弟子有孝心,也不好批评的太严厉了:“你地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看,你差点给师叔他带来麻烦!”

    “是,弟子知错了!师叔祖,对不起,请惩罚弟子吧!”金洪钟十分诚恳的说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后,不再有半分的轻视,因为一来我的实力摆在那里,二来他也知道像他师父焦牙子这样的人肯定不是凡人,所以年轻一点儿也是正常的,而我的相貌不能说明什么!

    “算了,这件事我本来就没怪你,只是我对你们飞燕门的【侠盗】作风持保留态度!”我摆了摆手。

    “什么侠盗?小钟子,你用我教给你的功夫做违法的事情了?”焦牙子听了我的话,忽然声音变得眼里了起来。

    “请师父恕罪!”金洪钟吓了一跳,赶紧跪在了地上,把刚才给我说的那一套说辞又给焦牙子说了一遍。他也不敢有所隐瞒,把戒指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

    焦牙子听后,不再像刚才那么生气了,不过和我一样,并不赞成:“你这个做法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是还是有些欠妥当!你不能很好的约束门下的人,你的初衷可能就会变成了作恶。”

    “我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金洪钟有些脸红的说道:“我会把犯错的门下彻底清查出来,交给师父您处置!”

    “算了,你自己做主吧,话说回来,你这个飞燕门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这是你自己创立的门派!”焦牙子说道:“你不用和我商量的!”

    “那怎么可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焦牙子激动地说道:“如果没有师父您,哪能有如今的飞燕门!”

    “好了,”焦牙子挥了挥手道:“如果你真听我的话,就金盆洗手吧!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这些年来,你们弄来的钱肯定也不少了,用来投资点儿正当的生意吧!我知道你所说的,什么公益事业要钱,但是偷盗并不是最赚钱的行业!你看,不少正当行业都很赚钱,师叔他就是一个例子!”

    不是吧,这就说到我的身上来了?!

    “是!”金洪钟不敢违背焦牙子的意思,不过却有些为难:“师父,不过现在我已经身不由己了,这也是我急于找师父您的原因!”

    “身不由己?”焦牙子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回事儿?”

    “事情是这样的,小东,你把那封信拿过来……”金洪钟无奈的摇了摇头,讲起了原因!

    原来,作为世界第二大盗窃组织的雷神党,一直对飞燕门耿耿于怀,两个同样是很有实力的盗窃集团,难免会有发生撞车的情况!有好几次,飞燕门都先他们一步取得了“货”,这让雷神党很不爽,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但是不知道从通过什么途径,雷神党居然拿到了一些关于飞燕门作案的证据,以此要挟金洪钟,让他的飞燕门归依到雷神党旗下!

    金洪钟当然不会答应了,所以,雷神党为了给这件事情找一个很好的不容易落人口实的借口,给飞燕门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

    并且答应金洪钟,如果飞燕门解决了这个难题,那么他们就会把证据奉还,并且以后再也不找飞燕门的麻烦!但是如果未能解决难题,那么,飞燕门必须归附于雷神党,否则就把证据交给国际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