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小刚也有些怀疑这些人的真实身份,但只是怀疑!因为他不了解法国警方的办案风格,也不了解他们办案的程序,没准儿人家是带他确认现场去的呢!不过,当这些人亲口承认了他们不是警察,那事情就不一样了

    小刚的个反应就是坏事儿了!他们不是警察!那会是哪方面的人呢?而且他们为什么要冒充警察呢?

    这让小刚很疑惑,如果是自己的仇家,或者丢失这些古董的失主,那他们完全没必要冒充成警察啊!小刚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这些人冒充警察还是有原因的!因为一来警察是政府部门,是绝对权威的暴力机构!如果是以其他身份闯入别墅,小刚这些人难免会抵抗,可能会乖乖的跟着自己这些人走么?如果有反抗或者逃走,这样一来,自己一方必然要开枪,那结果并不是自己一方想要看到的!而有了警察这层身份的威慑,小刚他们反抗的可能性就会降低,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这些人还是高看了小刚几个,小刚他们除了身手灵巧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功夫在身,所以,不论对方是什么人,只要有枪威胁着,小刚他们是根本不会反抗的!

    同样的地点,这时候已经撤掉了那些岗哨!小刚他们被带到了一间密室当中,密室里已经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了。

    “来自华夏的飞燕门的朋友们,你们好啊!”中年人语出惊人,一语道破了小刚他们的身份。

    “你们是什么人?”小刚虽然没有能力去反抗。但是作为专业偷盗人士地冷静还是有的,所以表情上也没有什么惊讶,但是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看来这些人早就知道了自己这些人的身份了!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抓自己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小刚此刻已经可以肯定了,那些假的古董并不是因为买家不懂,而是本来就是假的!故意想要引诱自己上钩地!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老话说的好,小刚此刻就是这个心情!

    “我们是什么人?哼哼。自然都是同行喽!”中年人冷笑道。

    “同行?”小刚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了!难道自己之前想的都错了?这些人只是因为自己等人先下了手,让他们走了空,才把自己等人劫了过来想来个黑吃黑?

    “那些东西都是假的!”想到这里,小刚赶紧说道。

    “假的?没错,我们当然知道是假的!”中年人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们知道是假的,那还抓我们做什么?你要是想要,东西你拿去好了!”小刚说道。

    “抓你们做什么?”中年人看着小刚。有些淡然地说道:“难道你们飞燕门踩过界了,我们就要当作不知道么?”

    “你们是雷神党的人!”小刚此刻立即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雷神党的人!

    中年人点了点头,确定了小刚的话:“没错。我地确是雷神党的!”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小刚立刻觉得不对劲了:“难道这次的事情都是你们安排的?”

    “我们安排的?呵呵,你也可以这么认为吧!”中年人摊了摊手说道:“我们只不过准备了一批仿制的古董放在这里,而你们试图盗窃我们的东西,被我们人赃并获的逮住了!”

    小刚的脸色变了又变,原来,自始至终这都是雷神党地一个阴谋,自己被陷害了!不过事到如今,倒霉也好,陷害也好。自己终归是落在了人家的手里了!小刚也知道出来混就得讲规矩!

    “好吧,我认栽了!说吧,你们有什么条件!”小刚无奈的说道。

    “你们的飞燕门归附于我们雷神党下,成为我们在亚洲的分部!”中年人直接提出了条件。

    “什么?归附道你们的雷神党下?开什么玩笑!”小刚愤怒地说道:“这怎么可能!就算我们飞燕门踩过了界,那又怎么样,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我从不喜欢强人所难。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把你所做的事情交给国际刑警,那么等待你们飞燕门的将会是什么呢?”中

    笑道。

    “你威胁我?”小刚瞪了中年人一眼道:“好啊,凡事都讲求证据的,我死不承认,国际刑警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好吧,就算退一万步讲,就算我承认了,那又怎么样,谁知道我是飞燕门的?我只要不承认我和飞燕门的关系。大不了抓的就是我一个人,那又能怎么样!”

    “呵呵,是啊,如果你不承认那又怎么样呢?”中年人笑道:“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什么意思?”小刚反问道。

    “知道那些水柱从哪里来的么?”中年人突然问道。

    小刚被问的一愣,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不是我们不小心碰到了消防栓了么?”

    “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儿!那是我们故意安排地,为的就是让你们摘下面具!”中年人说道:“你们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完整不差的全部记录到了录像上,怎么,要不要欣赏一下?”说着,中年人拿起了桌上的一个遥控器,按了上面的几个按钮,对面的大屏幕上立刻开始播放起保险库里,小刚等人作案的情景来!

    “那又怎么样?”小刚知道自己被陷害了,看到录像以后也不是那么的惊讶了!虽然作案的时候他已经砸掉了四个角上的监视器,但是谁又能想到,暗处也设置了监视器呢!针孔设备是很难被发现的!

    “我已经说了,到时候我只要说这只是我个人的行为,和飞燕门无关就好了!”小刚说道。

    “呵呵,没错,不过你也不好好想一想,既然刚才我们能录像,现在为什么不能录像呢?”中年人缓缓地说道:“刚才你所说的话还有你的表情全部都被记录了下来!你说如果我把这两份东西一起交给国际刑警,那么你还能说你和飞燕门没有关系么!”

    小刚听了中年人的话,脸立刻变得惨白起来,此刻他又惊又怒,一拍桌子指着中年人怒道:“你太卑鄙了!居然这么算计我?”

    “我算计你了么?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雷神党可都是好人!我们只不过买了一批精仿的古董放在这里,但是却被你们偷走了!现在,我抓到了你们,难道不应该提一些条件么?把你交给警察也是我的权利吧?”中年人丝毫没有动怒,不卑不亢的说道。

    “可是,难道你就不怕警察会从这段对话中,找出你们雷神党的犯罪证据么?”小刚很无奈的最后挣扎。

    “证据?什么证据?我说过我偷过东西还是杀过人?没有,我只是说我们雷神党都是好人!”中年人大笑道:“哈哈!不过我会把一些敏感的东西删掉的,比如让你们归附于我们之类的话!反正录像在我们手中,怎么搞还不是我们说得算!”

    小刚这回彻底没辙了!都怪自己经验不足,居然这么就被人算计了!现在,就算他想自己扛罪都不行了!

    无奈之下,小刚拨通了金洪钟的电话。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金洪钟。金洪钟却没有像小刚那样慌神,而是平静的要求和中年人通话!

    “金先生么?”中年人接过了电话。

    “是我,请问阁下是?”金洪钟的声音依然那么镇定自若。

    “呵呵,我是班路德。”中年人笑道。

    “原来是班路德先生,雷神党的党魁!幸会幸会!”金洪钟嘴上说幸会,但是声音却还是那么的淡然。

    “怎么样,我的要求想必你也知道了吧?”班路德问道。

    “那不可能!”金洪钟直接否定了班路德的话:“你这么做,不符合道上的规矩!”

    “呵呵,当然,我不会这么做。”班路德他似乎早就知道金红中不会答应,居然笑着认同了他的话!

    班路德不论怎么说,是小刚栽了也好,飞燕门越过界也好,事情自然会有所交代,但是如果直接让飞燕门变成雷神党的附庸,那么金洪钟直接指出了:这不符合道上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