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行业,无论是黑道白道还是商场,都有自己的规则,在这个行业里面混,就要遵从这个规则!如果破坏了这个规则,那么你就会变成众矢之的!

    班路德刚才之所以对小刚那么强横,是因为小刚是一个新人,不是很懂道上的规矩,但是现在面对的金洪钟则不一样!

    金洪钟是这一行的老资格了,所以人家轻易的就指出,你的做法不符合规矩!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硬来,不过这样一来你就会被同行业的人所唾弃,甚至警惕疏远,稍有不慎,可能会成为所有人共同的敌人!

    因为你做事儿不讲规矩,谁不防着你?今天你对付的是飞燕门,保不准你明天对付的就是自己了!所以与其让你来找事儿,不如索性先联合其他人把你给灭了!

    班路德也是有头脑的人,自然不会干这么傻的事儿!凡事都讲求事出有因!这个因已经有了!飞燕门踩过了界,这就是个很好的由头!但这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自己陷害的!如果真追究起来,自己还是会被其他帮派同仇敌忾!

    所以,必须再给飞燕门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试图翻盘的机会!那就是,我划下道来,你接着,如果你做到了,那么我们一拍而散两清了!如果没做到,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是你自己技不如人,栽了别人也说不出闲话!但是如果你连划下的道都不敢接,那么被人吞了那也是活该,没有人会同情你!

    这就是行业里的规矩。班路德明白,金洪钟也了解,所以两个人心照不宣!

    “说吧,要我们怎么样?”金洪钟淡淡的说道。

    “好,不愧是飞燕门地掌门人,说话就是爽快!”班路德笑道:“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既然我们都是以盗窃为生,那我就以盗窃为彩头!我们雷神党最近得到了一颗世界上最大的珍珠。直径在25米!但是这种东西你也知道,不好轻易出手,只能当作党内的珍宝珍藏着!这次,我拿出的就是这颗珍珠!”

    “最大的珍珠?呵呵,目前最大的不是只有23厘米么?了一嘴。

    “你我都是干这行地,相信你不会不知道,有些东西公开的最大的不等于实际上最大的!”班路德笑道:“相信你手上一定也有不少世界之最吧?”

    “呵呵,你继续说。”金洪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的确。金洪钟手里有着不少市面上还没公开的珍品,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在收藏家之间私下流通的,不摆上台面地!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我们就来一个技艺较量,你攻我守!”班路德说道。

    “什么意思?”金洪钟问道。

    “就是说我用这颗珍珠作为彩头,你派人来偷,拿到了珍珠就归你,并且这次的恩怨一笔勾消!”班路德说道:“如果拿不到,那就对不起了,就按照我说的办!”

    金洪钟十分清楚,班路德说得虽然简单,听起来好像是自己这边占了莫大的便宜一样。只要拿到东西,不但东西归自己,而且恩怨一笔勾消!这似乎是很划算地买卖!

    但是金洪钟却明白,事情根本不像班路德嘴上说的那么轻松!

    把珍珠盗来,说得容易,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难上加难!想从世界第二大偷盗组织手中盗出点儿东西来。那可能么?

    雷神党精通偷盗,所以相应的,也肯定精通防守!因为他们知道偷盗人的手法和其他容易疏忽的地方!所以,如果找一个盗窃组织来保护一样东西,那几乎就变成了无懈可击!

    这点金洪钟了解,班路德也了然于胸,但是两人谁都没有放在台面上来说!因为谁说了就表示自己示弱了!

    两个实力不相上下的盗窃组织,平时肯定会暗自较劲,谁也不服谁,好容易由一个较量的机会了。自然不肯放过!

    但是,无论怎么样,偷都比防要难!如果班路德招来一帮人二十四小时的看着这枚珍珠,那还真不好下手了!说不得只有认输!

    但是金洪钟知道,班路德肯定不会用这么龌龊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不过严密地防守是肯定的了!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正如前面所说,行里的事情必须要用行里的规矩来解决!现在由不得金洪钟不答应!

    “好,我给你们一段时间准备,也是给我一段时间准备!”班路德说道:“六个月以后,我会通知你的!”

    “一言为定!”金洪钟答应道。

    随着时间越来越近,转眼间半年时间就要到了,金洪钟还没有什么好地解决办法!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金洪钟不禁在想,如果师父在这里的话肯定有办法。

    直到自己的弟子小东说看到了一个会使用瞬间移动的人,金洪钟的心中瞬间燃起了希望,他以为是师父回来了!可是后来看到小东拿回来的录像才知道认错人了!不过这没什么,金洪钟认定了,会使用瞬间移动的我一定与焦牙子有关系!

    如果找到了师父,凭着师父的本事拿到一颗珍珠还不是手到擒来么?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焦牙子在听了金洪钟地叙述后,不禁也陷入了沉思!凭借他的本事,要取来一枚珍珠可以说是大材小用了!不过焦牙子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已经向他的师父阎王保证过了,不得随便插手人间的事物!而焦牙子对阎王的话可是奉若圣旨!

    “怎么了师父,您有难处么?”金洪钟似乎看出了焦牙子不太愿意插手。

    “小钟,师父不是不帮你,而是师父已经向我的师父保证过了,不再插手世俗的事情,恕师父无能为力!”焦牙子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可是……师父,如果您不帮我,小钟子只有死路一条了,飞燕门也是死路一条啊!”金洪钟有些悲伤的说道。

    “不是为师见死不救,看着你有难不帮助你,实在是不得已啊!”焦牙子摇了摇头。

    “可是……”金洪钟还想说什么,焦牙子已经不再理他了。而是转过身子恭敬的对我说道:“师叔,您找焦牙子来有什么事情么?”

    “呃,其实事情是有的,不过也不急于一时,”虽然我对金洪钟之前的态度有些厌恶,不过这家伙归根结蒂还是出于对焦牙子的尊敬,所以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反而有些同情金洪钟的遭遇。

    “恩,也好,师父让我来看看您和师叔母的身体怎么样了,顺便多呆几天!”焦牙子说道。

    “好,一会儿你就和我走吧!”我对焦牙子点了点头。

    一旁的金洪钟见到我们要离开,立刻着急了!我们一走,他和飞燕门可怎么办啊!正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还是小东比较聪明,“扑通”一下跪倒在了我面前:“太师叔祖,求您帮帮弟子吧,帮帮师父吧,求您了!”

    金洪钟听了小刚的话,立刻也意识到了,是啊,现在这里面最大的人就是我了,而且焦牙子的师父就是我大哥,想来我如果我应允了,那么焦牙子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所以金红中也连忙跪在了我的身前:“师叔祖,您帮帮弟子吧,弟子虽然以前冒犯了师叔祖,但不知者不怪啊,弟子也是为了寻师心切!”

    我现在有事情找焦牙子,想让他帮我看看杨玫,我不想和金洪钟浪费时间,于是挥了挥手道:“不是还有几天的么,着什么急!等我的事儿办完了,你来找我吧!”

    “是,是!谢谢师叔祖!”金洪钟见我松口了,立刻大喜,连忙道谢。

    没想到的是,我就这么随口的敷衍,还真让金洪钟赖上我了!

    不过这就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屋子里只有金洪钟和小刚,我们也不怕惊世骇俗,一个瞬移,我和焦牙子一起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