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焦牙子的帮助,我很轻易的就总结出了一套可以适当开放人体精神能潜力的心法!但是不管怎么样,想要达到我这个程度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身上的奇遇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

    但是即使这样,练就出来的精神能依然可以让普通人的身体变的强大起来。虽然不能达到我这个程度,但是使自己的身体机能永远保持年轻倒是可以的。

    赵颜妍自从知道了我身体上的事情之后,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却很是失落!虽然她现在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十年二十年过去之后,她就会逐渐的老去,那时候,虽然我不说,但是赵颜妍的心里也不会好受。

    现在,我把心法的事情告诉她之后,赵颜妍十分的高兴,毕竟哪个女孩子不想永远保持年轻漂亮呢!但是焦牙子却十分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有些不明就里的说道:“她还用这些么?”

    “难道她不用?什么意思?”我奇怪的问道。

    “难道我师父没和你说过么?”焦牙子也十分奇怪,

    “说什么?”我问道。

    “关于她的事情,算了,下次见到我师父的时候亲自询问他吧,我也说不要太清楚!”焦牙子说道。

    我十分的奇怪,不过我知道,肯定不能是什么坏事儿,所以我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我将这套心法教给了杨玫地同时。也教给了所有老婆们,当然,每个人都十分的高兴。

    不得不说。焦牙子虽然辈分比我低,但是能力和知识却比我强了太多。这套心法很快就见了成效。尤其是杨玟的效果十分地明显。因为她的身体本身就很弱。所以很快就可以感觉到前后地不同。

    当我带着杨玫再次来到周治平地医院时,周治平吓了一跳!一来是他没想到杨玫居然还活着。但这还不是主要地,最重要地是,就算杨玫还没有发病,那也绝不会像现在一样生龙活虎,像没病人一样!

    周治平是个治学严谨的人。有疑问就喜欢刨根问底!杨玫现在地情况根本不符合医学规律和临床现象!周治平不相信什么奇迹的发生,任何事情总是会有科学根据的。一个处于心脏衰竭晚期的人,怎么可能像没事儿人一样。

    当即。周治平也顾不得让杨玟去挂号。去交费了,直接带着杨玟来到ct室。室,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检查地结果让他大吃一惊!杨玫的心脏结构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脏地动力却增强了,一点儿衰竭的迹象都没有。甚至比普通人都健康,而且是健康地不能再健康了!

    “这怎么可能?”周治平拿着检查地报告,惊讶莫名的说道。

    “怎么了,周教授。有什么问题么?”我不想暴露自己地秘密。所以还是装傻充楞比较好。

    “她的心脏,怎么可能恢复了动力?这不符合医学规律啊,心脏没有自我修复和调理的功能!”周治平说道:“上次我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她地心脏已经几近衰竭。按照那时候的情形,维持一个月都是多说的了,怎么可能一个月后就痊愈了?”

    “可能是心情好吧!”杨玫看着我。甜甜的笑了笑。爱情地滋润下,女孩子往往都很开心。

    “可是……”周治平可不相信心情还能治病:“你们,这一个月里,有过什么奇遇么?”

    “奇遇?好像没有……”杨玫说了一半,就被我打断了。我知道周治平属于那种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地老顽固,如果不告诉他原因,他可能会对我们纠缠不休。所以我索性不如随便编一个理由。

    “说到奇遇,不知道这件事儿算不算!”我故意有些犹豫的说道。

    “什么事儿。快说来听听!”果然,周治平十分的感兴趣。

    “我们在威尼斯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云游四方地华夏僧侣,他一语道破了杨玫身上有久疾缠身!”我说道:“起初我们也是不信,以为他不过是个想骗钱的骗子!”

    “恩,不错。这种人大多数都是骗子!”周治平深以为是!他认为这些人都是不科学的!

    是后来,他越说越靠谱,居然连杨玫地病因,病理分彻!”我说道:“和您当初给我分析的一模一样!”

    “什么,你说一个云游的僧人居然能知道这么多?!”周治平有些惊讶,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的!所以,我们就意识到这个人肯定是个高人!”我继续说道:“于是就询问他是否有医治杨玫的办法!”

    “有么?”周治平急道!杨玫的病在西医角度讲是无法治愈的了,但是听到有其他人可以医治,立刻来了精神!

    “遗憾的是,他也没有!因为他说了,杨玫地病是天然形成的,所以这是无法改变的!”我说道:“但是虽然治愈不了,却可以维持!”

    “维持?”周治平忽然问道:“我懂了,你是说,是他让杨玫的心脏变强劲了!你快说,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很惭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我说道:“当时他只是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在杨玫的心脏附近虚抓了几下后,就说可以了!对了,就好像气功一样!”

    “气功?”周治平虽然不相信这些东西,但是听我这么说,又不得不信:“然后呢?“

    “对,气功,然后就没有了!杨玫就觉得心脏一阵的舒坦!”我耸了耸肩说道。

    “什么?没有了?就这么一下就治好了?”周治平十分的难以置信:“这个人叫什么,在哪里?我去找他!”

    “恐怕找不到了!”我故意苦笑道:“我已经询问了他的名字和联络方式,他并没有告诉我,只是大笑着离开了,说什么有缘自然还会见面之类的话!”

    “哎!”周治平失望的叹了口气:“如果能遇见他该多好,我一定问问他是怎么做到的!这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

    “不好意思,周教授,我当时也不知掉这个人有这么大能耐的,当时我和杨玫都以为是心理作用,没当回事儿!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杨玫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心脏不再有以前那种憋的慌的感觉了!”我说道。

    “算了,这种奇人世界上少之又少,估计就算找到了,人家也不会搭理我!”周治平自我安慰的摇了摇头:“原来真的有这些超自然的现象啊!”

    “周教授,您看看现在杨玫该怎么办呢?”我怕周治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连忙把他引到了杨玫的病情上面。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杨玫只要再动一次手术,就可以痊愈了!”周治平说道:“当然,这只是按照现在的情况判断,我不知道她的心脏是不是会一直这么强劲,如果有一天,我说的是如果,万一那个云游僧人的方法失效了,那么杨玫的心脏可能会被突如其来的压力弄炸!”

    我自然知道杨玫的心脏不可能再出现问题了,焦牙子的心法我还是十分放心的!到时候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了,那我可要去大闹阎王殿了!

    “周医生,我想做手术,您帮我安排时间吧!”没等我开口,杨玫就忽然说道。

    “什么?你真的决定了?”周治平有些奇怪:“你不做手术的话,只要不做一些剧烈的运动,就可以一直这么维持下去!为什么还要冒险?”

    在周治平看来,好死不如赖活,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既然已经可以活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去冒险呢!

    “如果那个云游僧人的法力真的失效了,那我同样会死,只不过可能会多活一两个月而已,可是做完手术,我大不了就是少活一两个月!”杨玫坚决的说道:“而且,我想……”

    说到这里,杨玫停顿了一下,俏脸一红道:“我想当妈妈!”

    周治平一愣,随后哑然失笑!是啊,以杨玫的现在的心脏状况,别说是要宝宝了,连正常的男女同床都不可以!哪个女人不想当妈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