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杨玫知道叶萧萧给我生了一个儿子之后,更加迫切的想要做妈妈!况且,回家这段时间,每天我和老婆们夜夜笙歌,早就弄得杨玫心痒痒了!

    “你决定了?”周治平又问了一遍。

    “恩!”杨梅坚决的点了点头。

    “你的意见呢?”虽然并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但是周治平还是问了我一句:“我也她的做法!”

    “好吧,那我尽快给你安排!由我主刀吧,这样我还能放心一些!”周治平说道:“你把电话留下,我会尽快的给你安排!”

    像这种手术一般都需要比较昂贵的手术费的,如果换作其他人,周治平肯定会事先说明手术需要的费用的,但是对我就不用了!像我这样打听个口风就十万二十万往外扔的人,手术费根本就不算什么。

    三天后,杨玫的手术顺利的进行了。周治平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心脏科专家,自然是手到擒来。结果自然是十分的成功。

    杨玫伤口的愈合速度,又让周治平惊讶了一次!杨玫居然用精神能,去修复那些受损了的肌肤。

    “大小姐,你好歹也要配合一下,搞的这么惊世骇俗,周教授那个老学究又要纠缠不休了!”我苦笑着说道。

    “人家疼么!”杨玫说道:“大不了把责任都推给那个云游僧人,我们来一个一问三不知!”

    “我就怕什么医学院之类的都找上你,把你当作小白鼠做研究!”我苦笑道。

    “他们敢!”杨玫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子:“谁敢把曙光投资董事长的老婆拿去做研究啊!”

    不过说归说,杨玫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恢复地速度。即使这样,也够周治平惊讶的了!不过我们来个一问三不知,全部都推给了那个云游僧人,周治平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气功”这种东西,说是迷信吧,偏偏连很多外国人都跑来研究,说它有效吧,世上还是有那么多招摇撞骗的骗子!

    所以周治平也没辙。在偷偷给杨玫化验了血液之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下,只得作罢!将这件事情归到了人类未解之谜里面。

    这些天里,金洪钟已经找了我n次了,不过见到杨玟做手术,我还要照顾她,也不好意思把要求提出来,不过看他憋在心里那着急的样子。的确是很搞笑的。

    现在,杨玫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金洪钟这才火急火燎地又找上了门来。趁杨玟去上洗手间的功夫,愁眉苦脸的对我说道:“师叔祖,您老人家就行行好吧,飞燕门的生死攸关存亡的时刻马上就来了啊!”

    “哦,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故意笑道:“你们直接解散了不就好了?”

    “解散,如果解散能解决问题,我早就把飞燕门解散了!可是雷神党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飞燕门解散,他们再想对付我们。那就更加的容易了!”金洪钟说道:“到时候,亚洲市场他们还不是唾手可得?您老人节也不想我们华夏的神州大地上,跑来一群洋鬼子吧?”

    别地倒是没什么,但是金洪钟说的这一点让我有些赞同!一个行业的存在,即有它存在的道理!就算飞燕门解散了,那么亚洲地盗窃市场还是会有其他人过来接手!雷神党就很有可能!这一点。就像是郭庆的黑道一样,如果没有郭庆,那么黑道还是存在的,那时候可能又会出来什么王庆李庆的,但是局面可能比现在差得多!想通了这一点,我也不再那么厌恶金洪钟的所作所为了!

    金洪钟见到我似乎有些意动,连忙趁热打铁继续说道:“现在,有我们的把持,能保证不把那些珍贵的文物卖给外国人,只限于本国的收藏家。但是,如果雷神当进来以后,那就不一样了,他们为了利益,哪管什么是不是本国人啊!”

    “你说的倒是在理,那么,给我一个帮你地理由吧?”我笑了笑说道。

    金洪钟听了我的话,忽然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正当我十分纳闷的时候,金洪钟猛地跪了下去,然后双手伏地,嗓音洪亮的的说道:“弟子金洪钟恭请师叔祖出山,帮本派共御强敌!”

    我靠,这家伙居然以这层身份来逼我出手!不过,似乎这还真是个十分充足地理由!

    正当我想将金洪钟扶起来的时候,杨玫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到金洪钟跪在我的面前一愣,这些日子,杨玫也总能见到这个来找我的殷切的老头,只不过不知道他和我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他找我究竟为了什么事情,不过杨玫看到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都忍不住想替他说两句话了!

    这时候看到他居然跪在了我的面前,还以为是求我什么事请,我没答应呢,于是同情心立刻又开始泛滥了,连忙快步走了过来,想将金洪钟扶起来:“刘磊,你怎么能让这位老爷爷就这么跪在地上啊!人家这么大岁数了,都拉下脸面来求你,你要是能帮就帮帮人家吧!”

    “我……”我没想到杨玫会突然出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好了。

    不过金洪钟却忽然觉得似乎找到了突破口,眼睛一亮,附和地说道:“求求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