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屋里的情况,在这座大厦外面,还有严密的防守!直升机,巡逻车,只要是能调动过来的,班路德都把他们安排到了大厦附近!

    在这种连一只苍蝇从眼前经过都能被抓住的严密防守下,班路德十分自信的坐在监控室里。

    他不相信金洪钟还能在他的眼皮底下将珍珠偷走!是的,就算那玫珍珠长了翅膀,想自己飞走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那三个保险柜只有用自己的指纹才能打开,单单说那间密室,就是全封闭式的!开启密室大门的按钮就在自己的眼皮下面!如果自己不想打开,还有谁能打开呢?

    用炸药?班路德不相信金洪钟会用这么下流的手段!但即使是这样,金洪钟的人也别想能够带着这么多的炸药进入大厦!

    别说携带炸药了,就是正常想要进入大厦的人,都不允许!班路德已经下了死命令了,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大厦!而执行任务的,都是他的心腹,不可能会混进奸细来!

    退一步来讲,就算有奸细混进来,那也无妨!因为,每个人都有固定岗位的,在监视器的监视下,谁会去找死呢?

    班路德微笑着盯着屏幕里的那颗大珍珠,嘴角上挂着浅浅的笑意:“金洪钟,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说完,班路德看了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了!

    班路德打开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美美的品上了一口,等待着那神圣的时刻的来临!

    “哈哈。再过十五分钟,整个亚洲地势力就都属于我了!”班路德自信的自言自语道:“飞燕门,你注定要成为历史了!”

    “有动静么?”约定的时间已到,班路德接通了在门口把守的心腹的通讯器。

    “方圆一百里都是我们的人,北极熊他们在空中巡视,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心腹汇报道。

    “好的,我知道了!”班路德按断了通讯器,冷冷的嘲笑道:“金洪钟。你该不会是来都不敢来了吧?什么……”

    班路德地话刚说完,他的眼睛立刻停在了监视器的画面上!那颗珍珠消失了!居然消失了!凭空的就不见了!

    班路德的眼光恨不得射进监视器里!他迫不及待的联系了保险柜附近的手下:“你们怎么搞的,看看保险柜怎么回事儿!”

    “老板,保险柜没有任何异常啊?”手下奇怪地问道。

    “没有任何异常?刚才没有人来过?”班路德急急的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老板?”手下有些莫名其妙。

    “不对啊!”班路德看着监视器,是啊,密室的门都不曾被打开,珍珠怎么可能会丢呢?完全没有道理啊!

    难道还真让自己说中了。珍珠长了翅膀了?不过他又看了看另一个画面上那完好无损的保险柜,立刻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了!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莫非是灵异?班路德可不相信什么所谓地灵异事件!大白天的,怎么可能呢!再说,就算是灵异。也没有这么巧合的吧?

    对了,内奸!一定是内奸!班路德忽然豁然开朗!是了,这个内奸肯定是金洪钟派来的!想到这里,班路德觉得很有可能!

    这个内奸看到这里严密的防守架势,觉得不好下手,然后想从别的地方找到突破口!既然密室的门没开过,保险柜也完好无损,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监视器了!

    想更改监视器的画面。不是一件简单地事情,但是对熟悉这里环境的人来说,也不算太难!是了,班路德越想越有可能,一定是有人把监视器的画面给更改了!实际上珍珠还在,但是他却制造了珍珠已经丢失了的假象!

    而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制造混乱!如果班路德知道珍珠丢了,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打开保险柜查验,这时候场面肯定十分地混乱,如果内奸趁乱下手的话,还真有成功的可能性!

    不简单啊!班路德想到这里,不由得叹道:“金洪钟,你也算是老谋深算了,可惜遇到的对手却是我,你以为我会轻易的上当么!哈哈!”

    想

    ,班路德不动声色的吩咐自己的助手去检查监视器的则开始仔细观察起那些守在保险柜附近的手下来!内奸很可能不只一个!

    更改监视器画面的需要一个,趁乱盗走珍珠地起码还有一个!那么那个趁乱出手的人很可能就在这些守在保险柜附近的手下当中!

    于是,班路德开始做起了这件自以为很聪明的事情来!有了疑心,再看起这些手下来,觉得哪个都像是内奸,哪个都像是等着混乱出手的人!

    “真是麻烦啊!”班路德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这时候,助手却跑了回来:“老板,监视器的线路没有任何问题,监控室也一切正常!”

    “什么?”班路德一愣,按照他的猜测,监视器十有**是被人切换成了录像了!但是助手居然说一切正常!“你仔细检查过了么?”

    “是的老板!有什么问题么?”助手还不知道珍珠已经丢了的事实。

    “没事儿……”班路德有些不安的挥了挥手。难道珍珠真的就这么消失了?不可能啊,没道理啊!不符合科学逻辑啊!

    正待班路德想进一步查清事情真相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班路德!”看着来电的号码显示,突然,班路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哈哈!老朋友,不好意思,承让了!”电话那边传来了金洪钟爽朗的笑声。

    “承让了?你是说你……”班路德的不安似乎变成了现实,这让他很不舒服!

    “呵呵,没错,珍珠已经被我拿到了!”金洪钟十分轻松的说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哼哼,你别忘了,只要你的人还没有离开法国,我就有翻盘的机会!”说着,班路德就挂断了电话!他没有时间在和金洪钟闲扯了!虽然他不知道金洪钟的人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将珍珠给盗走了!但是,他现在的唯一想法就是,试图把珍珠找回来!

    班路德立刻叫来了手下,吩咐他立刻派人封锁一切离开的道路,包括机场、火车站、码头,高速公路口,然后带着人进行全城搜索!当然,也不忘了对大厦内部的人进行检查!

    因为他也知道,往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觉得,这个拿了珍珠的内奸十有**还在大厦中!

    当然,做好了这一切之后,班路德还是来到保险柜所在的密室,对保险柜里面进行了检查,结果,珍珠是真的消失了!

    班路德想不明白,金红中的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刚做完这一切,班路德桌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依然是金洪钟打过来的!

    “我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不知道你的人有没有能力将珍珠带离法国!”班路德有些气愤的说道。

    “我说老朋友,你该不会是不想遵守诺言了吧?”金洪钟反问道。

    “哼!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只要珍珠到了你手里,那么我就会兑现我的成诺!”班路德冷哼的说道。

    “哦?可是珍珠已经在我的手中了啊,呵呵!”金洪钟笑道:“不错哦,是个宝贝!只是形状不是标准的圆形,椭圆的一侧还有个瑕疵!”

    “你说什么!”班路德差点把电话扔地上!怎么可能?金洪钟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莫非那颗珍珠真的已经在他的手中了?

    珍珠在班路德手中的时候,并没有拍照过,它的资料也没有公开过,可以说,雷神党中,只有自己还有几个高级负责人知道这些细节!按理说金洪钟没有可能会知道!

    那么,他知道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珍珠真的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了!

    “呵呵,总之这枚珍珠还算是极品吧,谢谢你了,老伙计!你的礼物不错!”金红中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