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做到的?”此刻,班路德已经面如死灰!

    “你认为,这种事情我会告诉你么?”金洪钟反问道。

    班路德当然知道,同行是冤家,人家怎么可能会把这种“商业机密”透露出来呢!不过他还是不死心!事情也太怪异了吧?难道飞燕门真的有这种神出鬼没的高人?没理由啊!

    “好吧,那你告诉我,出手的人以前出来过么?”班路德问道。

    “没有洪钟倒是没骗他。

    “那你们飞燕门还有几个像他一样的高手?”班路德继续试探道。

    “不少。”金洪钟这回可不能和他交实底了。

    “好吧,这回我遵守承诺,把证据还给你们,另外珍珠也归你所有!”班路德忍着心痛说出了这句话。不过他心里想的是,飞燕门高手这么多,早晚会威胁到雷神党的地位,所以,既然不能把他们收入靡下,那么就将他们尽早除去!以免成为将来的心腹大患!

    “谢谢。”金洪钟嘴上这么说,却一点儿也没有感谢的意思!这一切要不是师叔祖出手,飞燕门或许就成为了雷神党的一个分部了!

    事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其实,如果班路德就此罢手的话,那么事情真的就这么结束了!我不会闲的没事儿干,去找一个小小的雷神党的麻烦!是的,雷神党在我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这样一来,两个家都可以相安无事的并存下去!可是,有些人明明占了便宜。却认为自己吃了大亏了!班路德在办公室里面咬牙切齿,狠狠地说道:“飞燕门,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走进来,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飞燕门,几十年以后,或许还会有人记得,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飞燕门!”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班路德就是典型!我都已经决定放过他了,他偏偏还要跳出来搞事儿!

    “亲爱的弗兰克先生,我是班路德啊!”班路德思考了半天,终于拨了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号码。

    “班路德?”对方显然一愣,对这个名字不是很熟悉。

    “雷神党的班路德啊!”班路德赶紧说道:“您忘了,上次在西德里集团举办的酒会上,我们相谈甚欢,还约好有机会一起出来喝酒呢!”

    “哦!我记得了!”弗兰克淡淡地说道:“原来是你啊。怎么了,忽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弗兰克虽然对班路德的印象不大,但是经他一提醒,也知道了班路德的身份。不过对他却没有太多的热情。因为两个人平时地交集不多。自己是走黑道,而班路德是捞偏门。

    “不错,我的确有点儿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弗兰克先生是否有空,我们见一下面?”班路德说道。

    “这样啊!”弗兰克虽然不怎么鸟班路德,但是人家毕竟也是一党的党魁了,所以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拿出自己的日程表看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明天下午,西德里会馆见!”

    “没问题!谢谢弗兰克先生您的赏脸。我会准时赴约的!”班路德挂断了电话,松了一口气,看来,弗兰克还是给自己面子的!

    华夏这边,我已经通知了郭庆和丁保三,让他们派人过来商谈接收事宜。准备系统地把飞燕门进行统编,重新整顿。

    金洪钟则卸去了身上的担子,准备专心的和我学习心法,飞燕门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地大弟子小刚打理。

    年轻人接受的也快,很快小刚就对丁保三提出的建议全部理解并开始加以执行了!而丁保三这些建议,小刚深以为是,现在终于明白飞燕门为什么始终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了!管理决定一个企业的命运,同样也适用于犯罪集团。

    所以,小刚在配合丁保三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自我充实。自我完善!

    但是多年沉积的问题不是一会儿就能解决的!丁保三在询问了金洪钟和小刚地一些资料后,才把飞燕门的人按照实力高低,长短互补的分了几个小组,然后在每个小组中选出一名组长。

    除此之外,一些实践不行但理论却很

    人也被单独分了出来,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培训部,对定期培训。

    虽然各个小组的人员都是互补存在地,总实力差不多,但是难免会出现某个小组的某各方面比别的小组要强的情况!

    所以,这样一来,丁保三又成立了任务调配部,对执行任务的难易成度进行分析,再决定把任务分给其中一个最适合执行的小组。

    销赃部门也单独的独立出来,但是和曙光的珠宝公司进行联合,原来的飞燕收藏品公司也变成了曙光珠宝的分店。

    如此分配,新地飞燕门才算是初具雏形。剩下的细节,那就要在实际情况中再慢慢的做调整了。但即使只是初具规模,也比原来的机构好多了,至少办事效率提高了不少。

    能有现在的结果,金洪钟也十分的高兴。没想到自己这次因祸得福,不禁看到了失散多年的师父,而且也解决了飞燕门的难题!当然,最值得兴奋的是,师叔祖已经同意让自己跟着他练习心法了!

    可是,我答应过他么?是他自己的一相情愿吧?对此,我十分的无奈!

    虽然这件事情三石帮还没有真正的公开出去,但是亚洲的、欧美的、甚至非洲的很多帮派组织头目都纷纷来电对郭庆统一飞燕门表示热烈的祝贺。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这也间接的表明了三石帮在这些帮派中的国际地位是很高的。

    ……………………

    次日下午,班路德如约而至的来到了西德里商务会馆。谁说这里只是商场巨子们谈判的地点了?黑帮,犯罪团伙等等也都会选择在这里进行谈判。因为什么?这里有档次啊,黑社会其实也是很高档的!

    但是弗兰克却迟到了五分钟。不过即使这样,班路德也已经很高兴了,谁让人家是大牌呢!

    弗兰克很淡然的向这边走来,班路德却起身笑脸迎接:“老朋友,你来了!”

    “是啊,不好意思,晚了五分钟。”弗兰克看了看手表说道。不过那语气丝毫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

    “呵呵,是我来早了,不晚,刚刚好!”班路德笑道。

    “好了,有什么事情快说吧,晚上我还要指挥人去抢地盘!”弗兰克说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于是,班路德把自己和飞燕门的恩怨说了一遍,只不过他把飞燕门说成了十恶不赦专门找别人麻烦的坏蛋。

    “你想怎么样?”弗兰克没心思去理会他这些恩恩怨怨。

    “除掉飞燕门。”班路德说道。

    “除掉飞燕门?”弗兰克摇了摇头:“他们是亚洲的门派,你找我干什么?”

    “我……我的门路没有你广,请您帮我想想办法吧!”班路德说得是事实,他只是盗窃,和黑帮的联系倒是不大。

    “你能出多少钱?”弗兰克随口问道。

    “十亿美金!”班路德咬了咬牙说道:“不过那颗珍珠事后要归我……”他对飞燕门已经恨之入骨了,才报出这么一个彪悍的价格来。十亿美金,对于班路德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太大的钱,但也不少了!他们要干多少票买卖才能赚到这些啊!

    不过那颗珍珠班路德还是有些舍不得,先不说它的珍惜程度,单从价值上还说,这枚珍珠在国际市场上,至少要两亿美金以上。因为,这颗珍珠是天然的彩珠!

    “珍珠的事情,我保证不了。”弗兰克听到十亿美金这几个字,心开始活络了起来!那是自己帮派两年的收入啊!

    班路德听了弗兰克这句话,就知道他是变相的答应了自己,不过珍珠的事情……班路德一咬牙,十亿美金都花出去了,就不差这个珍珠了!

    于是点头道:“好!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