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解决了,我似乎应该到那个生命星去看看了!虽然上面一片荒蛮,但是如果经过一番改造,还是不错的!

    因为这种原始社会是最容易也是最快速的能够建立起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和模型!

    只要有孙四孔的,我相信那里很快就会变成一方乐土。

    所以,这次我准备带孙四孔一起到那个星球上去看看。当然,我现在已经记住了那颗星球的样子,我可以瞬间的到那里去,但是孙四孔不行,他必须要借助一些高科技设备才能到达。

    但是即使是高科技,也必须借助于精准的坐标定位才能到达想去的地方。现在的问题是,我虽然去过那里,但也并不能提供那颗生命星的具体空间坐标!

    所以,这次去并不能大规模的带着那些现代化的机械过去,只能我和拉着孙四孔先把他转移过去,等他记录了星球的空间坐标以后,就可以大规模的向那里运送设备了。

    当然,必要的一些测量仪器还是要带的,这些都是小物件,孙四孔随身的一个行李包就可以全部装的进去了。

    准备好这一切之后,我和赵颜妍她们道了个别,她们也知道我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做打算,所以也没有拦着我,只是嘱咐我要小心。

    倒是吴有些吃味的瞪了我一眼:“你要离那个什么水灵儿远一点儿,听到没有?”

    对此我只能报以苦笑了。

    这一定是一个距离地球相当远的星球。不然我地瞬移也不能用这么长的时间!像上次一样,眼前一片的黑暗,有一种怪怪地类似于要窒息了的感觉。似乎我身体的四周都没有空气!我还好说,毕竟已经经历过两次了,但是孙四孔却不一样这家伙是次,有些不适应,和我次来的时候一样,这家伙昏了过去。

    仍然是上次我出现的地方,我和孙四孔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我赶紧把这家伙叫醒。孙四孔看到眼前的环境居然“啊”地大叫了一声!

    “这里就是你说的那颗生命星了?”孙司空被眼前地景象弄得惊呆了:“我的天啊,这里和地球简直一模一样。无论环境还是温度,没有一点儿不适地感觉!”

    说着。孙四孔就要打开背包拿出仪器对这里进行勘测!

    我看着孙四孔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你要勘测有的是时间的,也不差这一会儿,我们先去阿卡塔部族的营地再说吧!“

    孙四孔被我说得也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道:“哈,你看我。都忘了这一茬了,咱们走吧!“

    我地记忆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很久没来了。但是还是很容易地就找到了阿卡塔部族地部落,不过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部落里并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妇女在紧张的收行李,其中一个看到我后。连忙跪倒在地:“天神!您终于来了!“

    我连忙将其扶了起来,问道:“怎么了,你们在干什么?其他人呢?“

    “山洪马上举要爆发了,部落地男人和年轻人都去丛林里打猎了,我们准备在今晚撤离这里。所以需要大量的食物储备!”妇女解释道。

    “离开这里?我上次不是说要帮助你们解决这件事儿么?”我奇怪地问道。

    “天神,我们以为您已经遗弃我们阿卡塔部族了,山洪这几天就要爆发了,族长还没有见到您来,所以就作出了撤离的准备!”妇女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的!其他的人在哪里?你带我去找他们,山洪地问题我可以帮助你们解决的!”我对妇女说道。

    “好!我这就带您去!”妇女连忙扔下手中的活,和其他跪在地上的几个妇女交代了几句,就带着我向丛林的方向走去。

    还没到丛林边呢,就远远地看到,在前方有很多人聚集在了一起。于是我奇怪地对身边领路的妇女问道:“怎么回事?”

    “天神,我也不是太清楚。”妇女摇了摇头。

    我们加快了脚步,快走到跟前的时候才看清楚

    那里聚集了两伙人!其中一伙,是以水贝山为首的阿另一伙人我没见过,不过看水贝山那如临大敌的神色,我就可以知道,对方地这一伙人和阿卡塔部族一定是敌对的关系!

    “劳尔族长!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停的和我的人抢猎物?”水贝山大声质问道。

    “水贝山族长!什么叫我们的人抢猎物?这森林虽然不属于我们习习比部落,但也不属于你们阿卡塔部族!这森林是大家共有的,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来打猎了?”对面一伙人那个领头的人说道。这个人就是习习比部族的族长,劳尔!

    “这森林里出没的猎物本来就少,你们这一抢,我们就打不到多少了!”水贝山说道。

    “我们打就叫抢,你们打就合理了?”劳尔毫不退让的说道。

    “山洪马上就要爆发了,我们要打一些猎物当作食物储备着,今天晚上就要转移部落了,你哪天打不行,为什么偏偏今天来打?”水贝山有些愤怒地说道。

    “既然山洪爆发了,我们当然也要打一些预备着了!”劳尔阴阳怪气的说道。

    “山洪对你们的部族没有任何威胁,你们在对面的高地上,你们凑什么热闹!”水贝山也明白劳尔是故意来找茬的。

    “那我们也要吃饭啊!不打猎吃什么?”劳尔十分无赖的耸了耸肩。

    “劳尔,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怕我们走了以后,你自己在这里落了单,黑暗部族借机吞并你么!”水贝山生气的说道。

    “呵呵,你也知道了?所以我必须不能让你走,你们走了,我们习习比部族怎么办?”劳尔说道。

    “我们不走的话,洪水会毁掉村落的!”水贝山大声斥责道。

    “呵呵,我倒是有个办法,要不你们阿卡塔部落也搬到我们习习比部落去吧!”劳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不过水贝山族长,那样的话你只能做一个长老了,就不是族长了!”

    “好啊,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水贝山听后勃然大怒:“你的意思是,阿卡塔部落合并到你们习习比部落里面去?”

    “没错!”劳尔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水贝山大叫道:“你不要妨碍我们打猎了,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哼哼,你这个老顽固!你愿意长途跋涉的转移部落,你们族里的其他人未必愿意吧?”劳尔阴测测的说道:“要不你问问你的族人?”

    “不用问了!我们大家都转移部落!”水贝山说道!

    可是水贝山的话音刚落,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水贝山族长,劳尔族长说得对,我们没必要长途跋涉,还不如合并到习习比部族里好!”

    这个人就是哥斯拉!那个看我不顺眼的家伙!当然,我看他也很不顺眼。

    自从我出现以后,哥斯拉就觉得水灵儿和他疏远了!后来我离去了以后,这么长时间都不出现,以为我再也不会来了!于是哥斯拉的贼心又起,就去试探的向水灵儿求爱。没想到水灵儿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哥斯拉,并说自己已经嫁给了天神!

    哥斯拉当即大怒,骂道:“你别后悔!就你还以天神的女人自居,真是不要脸!天神未必会再回来了,我想你一辈子都见到天神了!再说了,那个人是不是天神都说不定,没准儿是哪个部族的巫师也说不定!”

    水灵儿自然不理会哥斯拉,只是心中十分的生气!

    哥斯拉见到自己没有希望了,于是开始恨起水灵儿和水贝山来!正好这个时候,习习比部族的族长劳尔找到了哥斯拉,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

    劳尔的女儿长得虽然不如水灵儿,但在习习比部族也算一枝花了!所以哥斯拉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但是紧接着,劳尔就说出了自己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