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缘千盼万盼的,总算等到自己长大了,到了可以自己作主恋爱的年纪了,本来因为和我订了娃娃亲,何惜缘知道后十分的高兴,但是因为之前我已经有赵颜妍和陈薇儿两个女朋友了,何惜缘虽然觉得自己才是最名正言顺的,但毕竟两个姐姐已经在她之前与我发生了事实,而且两人的性格也很好,对何惜缘也没有什么敌意,所以何惜缘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是现在突然听我说,我居然还有好几位女朋友,怎么能不让她激动呢!她又气又恼怒。气的是我居然如此花心,有了两个还不满足,恼怒的是,我跑去找别人也不找她,这让何惜缘的面子上很挂不住。所以才气极而泣!

    “惜缘,你怎么了?”我见到刚才还好好的何惜缘突然哭了,不禁吓了一跳。

    “你为什么不要我啊,我有什么不好啊……”何惜缘哽咽着哀怨的说道:“你是不是讨厌我,不喜欢我,认为我是个农村出来的穷丫头……因为我爸和你爸之间的关系,你才一直敷衍我的对不对……”

    我从来都以为何惜缘只是个性格开朗没有什么心眼儿的小女孩儿,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多的心事!当年我认干亲的时候,就是对她有想法了,之所以这么久还没对她下手,是因为毕竟两家的关系在那里摆着呢。我要是把人家正在上高中地姑娘给弄上床了,我爸的脸面上也不好看!只怕两家的大人都会尴尬了!而何惜缘居然误会我不喜欢她,一直因为干亲的缘故才敷衍她地!我真是冤枉啊!

    “惜缘,你误会了。其实我……”我这话还真不好说出口,难道和她说,我当年认她当干妹妹,就是为了以后为“干”妹妹做铺垫?

    “其实你根本不喜欢我……”何惜缘很痛苦的说道:“我知道了,刘大哥。你不用说了,你是想说你一直把我当成干妹妹看待……”

    娘的,我豁出去了,反正何惜缘以后也是我的女人。我越这么一本正经。她越觉得我是在说谎话骗她,索性我也不装什么正人君子了。于是说道:“是啊,我可是一直想‘干’妹妹呢!”当然这个“干”字是四声。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一下汉语拼音的博大精深,同一个字,同一个词就能有好几种意思!

    “嘎?”何惜缘起初没听明白我说地什么意思。不过她毕竟也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对这些隐晦的词语还是能听懂的,所以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也忘记了哭了。有些扭捏地啐道:“刘大哥,你怎么这么没正经啊!”

    “我要是正经了,你还不得以为我是敷衍你呀!”我笑道:“看来光占占口头上的便宜是不够地,我还得付诸于行动。这样你才能不胡斯乱想!”

    说着。我就抓住了何惜缘的小手。向自己这边拉来。何惜缘也没有什么防备,正好被我拉个正着,整个身子都靠在了我身上。

    “磊磊,面好了……啊?”何父正好端着煮好的面从后面的走了过来,看到我们两个“抱”在一起,不由得一愣!何大力怎么能不清楚女儿的心思呢,女儿这些年想什么,做父亲地还是了解的。只是看到我的身价越来越高,何大力越发地为女儿担心。虽然有个指腹为婚地婚约,但是这种东西在现实中也做不得数的。况且我身边的女人不是明星就是商界女强人,何大力几次想劝女儿不要想些不实际的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现在看到我们两个居然抱在了一起,何大力怎么能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呢!为女儿高兴地同时,又深深地担忧起来。我身边地女人那么多,她们会不会欺负自己的女儿啊?不过想来有自己的结拜兄弟的关系,不可能让女儿太吃亏,心中也就是释然了!

    不过何大力还是觉得有必要到结拜兄弟家住上一阵子了,加深一下感情,起码为女儿的将来尽一份力!

    “呃……那个……这里面的牛肉太少了,我回去加几块啊……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何大力端着面,过来也不是,不过来也不是。最后无奈之下想出了这么一个借口。

    何惜缘见到父亲来

    忙推开了我,不过听到父亲后面的那段话,不禁又羞头低了下去。

    “干爹,不用加肉了,我吃不了地!”我连忙想要阻止何父。

    “加吧,我也决定了,明天就动身去新江市,找你爸去,这个面摊也不干了!”何大力瞬间已经做好了决定了,还是女儿的幸福重要,当然要和亲家搞好关系了!

    “真的!”何惜缘倒是挺高兴:“爸,你终于不用这么累了,省得我和妈妈总担心你的身子!”

    “恩,不过我走了,你和你妈在家能行么?”何大力有些不放心。

    “爸,您不和妈一起去么?”何惜缘有些奇怪的问道。

    “恩?”何大力一愣,不过看了一眼边上的我,就诡异的一笑道:“呵呵,是啊,我也这么想的,那你自己住家里我就更不放心了,要不,你搬到磊磊那里住?”

    敢情何大力以为何惜缘与我都商量好了,达成共识巴不得让他们夫妻俩赶紧走呢!

    看着何大力的表情,我就知道他误会了!

    “爸,你说什么呢啊……我们俩还只是兄妹关系呢……”何惜缘虽然很想和我回去,但是女孩子的矜持还是让她扭捏了一下。

    不过何大力却是一副我了解地模样:“我知道啊,就是兄妹,住在一起才最合适呢,有什么问题么?”

    “哈哈,当然没问题!干爹,你就放心吧,把惜缘交给我就是了。”我知道何大力这么说也是给女儿一个面子而已。具体怎么回事儿,他不可能不清楚。,

    又聊了一会儿何惜缘家里的事情,我看了一下时间也不早了,很多夜市的大排档老板都开始收摊准备回家了,于是我也起身说道:“干爹,惜缘,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这……”何大力忽然犹豫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么?”我奇怪的问道。

    “没……没有。”何大力尴尬的摇了摇头。

    我有些奇怪何大力的反应,不过也没放在心上。不过没走多远,我就意识到不对劲儿了!

    “干爹,我不是在这里给你们买了一套房子么,不是这个方向啊!”我奇怪的说道。我之前为了让何惜缘好好学习,在b市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可是并不是这个方向的啊!

    “这个……”何大力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到底怎么回事儿?出了什么事儿了?”我见到何大力的表情,立刻问道。

    “刘大哥,还是我来说吧!”何惜缘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爸把你给我们买的房子给卖了!”

    “卖了?为什么卖了?你们有什么困难么?”我有些奇怪。

    “还不是我爸爸好心!我的一个远房的叔叔知道我家搬来了b市,并且住进了大房子里,就找上门来了,向我爸爸借钱!”何惜缘说道。

    “可是这和卖房子有什么关系啊!别告诉我你们把房子卖了,然后把钱给那个远房亲戚了?”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何惜缘。

    “的确是这么回事儿!”何惜缘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那个叔叔找到了我爸,一开口就要二十万,他以为我们家发财了……我爸就问他做什么,他说他妈病了,得了尿毒症,手术费需要二十万。”

    “然后你们就相信了?”我摇了摇头,摆明了是骗人的么!

    “我爸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相信了,而且我那个叔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出来一张病例,我爸看了以后就更加信以为真!”何惜缘说道:“为了救人治病,我爸就把房子卖了,卖来的四十多万都给了那个叔叔拿回家看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