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呢?”我继续问道。

    “后来那个远方叔叔就消失了,我爸还关心叔叔他妈妈的病情,结果找人一打听,那个叔叔的母亲却是得了尿毒症,但是三年前就去世了!”何惜缘说到这里,有些委屈的看了父亲一眼:“我当时都说了,咱们应该先打听一下再说,可是你偏不听……”

    “好了惜缘,干爹也是好心,只是那个亲戚太可恶了,你告诉我他叫什么,是哪里人,我找人和他算账去!”我虽然也觉得何大力的做法不妥,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

    “磊磊,算了,都是亲戚,也怪我大意了!”何大力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当事人都不在乎了,我也就没在说什么。毕竟房子送给干爹了,那么就是干爹的东西了,我也不好过多的插手。

    经过一条很黑的小弄堂,这里是b市老楼最集中的地方,无论多么繁华的城市,都有它残破的一面,这里的房子大多都是解放以后盖的,到现在他们原来的主人大都搬走了,把这里租给了外地来打工的穷人。

    七拐八拐的上了一条外楼梯,经过一条漆黑的走廊,来到一间门前。何惜缘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干妈的声音:“谁啊?是老何么?”

    “妈,是我和爸爸回来了!”何惜缘说道。

    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了,干妈看到门前的我一愣,立刻热情的说道:“磊磊,你怎么来了呢。快进屋来,你看,这条件不太好,屋里挺乱地……”

    “干妈好!”我问好道:“不用收了,我坐一下就走了!”

    “都怪我家老何,他已经和你说了吧,好房子卖了,却要来租这破房子住。哎!”干妈抱怨道。

    “干妈,您也别上火了,干爹都和我说了!房子卖了就算了,反正以后也用不到了!”我说道。

    “用不到了?”干妈没听明白:“怎么回事儿啊?”

    “是这样的,我和磊磊已经说好了,明天咱俩就动身去新江市,到刘仁山兄弟家里!”何大力说道。

    “哦?那能好么?”干妈和我家毕竟不是很熟。

    “干妈,您就放心吧。干爹是我爸的结拜兄弟,关系近着说过好几次了,让我把你们请回家里!”我笑道。

    “那敢情好啊!可是老何。咱俩这么一走,惜缘跟着去么?她马上就要开学了啊!”干妈担心的说道。

    “老婆子,你瞎操心个什么啊,人家两个孩子巴不得我们赶紧走呢!”何大力对妻子挤了挤眼睛。

    干妈一愣,立刻会意。笑呵呵的说道:“我说么,那磊磊,干妈就把惜缘交给你了!”

    “这个……干妈,您就放心吧!”我有些尴尬的说道。

    ……………………

    我回家的时候,女孩子们已经都睡下了。陈薇儿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痕,显然是后来醒过来哭过地。我也很无奈。

    在我印象里,陈勇并不是一个贪权和贪钱的人。但是,人的**是无限的,谁又能保证,他没有变呢?

    不只不觉中。次与陈勇见面时的情景不禁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那个被我误会为包办婚姻的坏人的大男孩儿!

    那个诚惶诚恐从我手中接过钞票地男孩儿,可是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陈勇,如果你就这么离开了,我看在陈薇儿的面子上,会放你一马,不过你如果再回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

    一个奇怪的屋子内,一个男人冷笑道:“刘磊。你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吧,哼哼,我这次看你怎么死!本来刘柯生这枚棋子我还没想好怎么用,结果你自己送上门去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炎黄星,这个名字不错,不过,我将会成为那里地主宰!”

    …………………………

    第二天一早,我让许二到我家门口等着我,我要到何惜缘家把何mm接回来,然后顺便把干爹干妈送到机场去。今早我已经让许二订好票了。

    结果我上车的时候,忽然见到许雪筠也坐在车上!

    “小雪,你怎么也来了?”我有些奇怪。

    “还不是这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了,一听说我来接你地,立刻就跟着我一起过来了!”许二苦着脸解释道。

    “刘磊,你有事情么,如果不方便我去的话,我就不去了!”许雪筠可能看到了我有些为难,于是说道。

    我的确有些为难!我是去接我另一个老婆一家子地,带着许雪筠一起,人家看到了多不好啊!不过既然来了,我也不想让许雪筠失望!,我就这样了,别人爱怎么看怎么看吧!反正我身边地人都要弄到炎黄星上去的!

    到了炎黄星,我就算想让许雪筠喜欢别人都不可能了!还不如痛快点儿收到自己家里呢!何况我当时因为觊觎许雪筠,才管许二叫许大哥的,我要不把他妹妹泡到手,岂不是亏了!

    我看了一眼劳斯莱斯后面的那辆房车,大不了让干爹和干妈坐房车里去!

    “没事儿,走吧!”我拉开车门上了车,坐在了许雪筠的边上。

    “刘磊,好久不见了,自从你的身份曝光之后,我几乎都没见过你……”许雪筠有些幽怨地说道。

    本来,在我的身份公开致歉,我和许雪筠的关系一直很融洽,经常一起出去玩,而许雪筠也经常到我家里面做客,可以说,我俩的关系只差捅破一张窗户纸了!

    而我地身份曝光之后,乱七八糟的事情接踵而至,我不但要忙着应付,而且之后生命星的事情又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现在又出了陈勇这个事情……

    这一切,造成了本来我们马上就要顺理成章的恋情又变得开始疏远起来。本来,许雪筠作为女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主动联系我,以为我忙完了就会联系她了,但是几个月过去了,我都没有什么消息,许雪筠这才着急了,今天听说许二要和我出去办事儿,就自告奋勇的跟来了。

    我正因为心中清楚这一点,所以才让她也跟来了。

    “小雪,对不起,我这一阵子实在是太忙了,并不是我把你忘记了。”我连忙说道:“我现在做地事情,就是为了我们的将来!”

    “我们?”许雪筠一愣:“你是说我们吗?真的包括我吗?”许雪筠的声音中有些惊喜。

    “不错!你也知道,我的女朋友很多,但是毕竟国情不允许,就算我们不结婚,也会有些卫道士来不停的指责我们!虽然我们不怕这些风言,但是我们将来的孩子怎么办?”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就算我可以移民到那些一夫多妻的国家,甚至买下一座小岛,但是我真的有些过够了现在这种钩心斗角的生活了!尤其是这一阵子连连出现了很多针对我地阴谋之后,我更有了离开这里的想法!而我,正在打造一片属于我们的乐土!希望你能理解!”

    “啊!”许雪筠都快傻掉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算什么?算是他对自己的表白么?

    许雪筠傻傻的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属于我们的乐土,这简直……许雪筠无法想象!不过她高兴过后,终于清醒过来,用十分愉悦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啊,我错怪你了……”

    “这怎么能怪你呢,都是我事先没说明白……”我愈发佩服我的口才了!就这么就搞定了?貌似我妈只给了我三个指标,现在都被我用了?

    不管了,何惜缘是指腹为婚的,不能算在指标内,也就是说我还能再找一个!我自我安慰道。

    “那个,冒昧的问一句,我也能去那个乐土么?”许二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和许雪筠对视了一眼,迅速交流了个眼神。

    “你哥哥可真会找时候啊!”

    “是啊,把他带去也行,连司机都不让他当了!让他把大门去!”许雪筠也十分生气!而许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爱的妹妹给贬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