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何惜缘住的小区楼下,我并没有让许雪筠下车,而是让许二和房车的司机跟着我上楼了。

    何惜缘一家已经早早的准备好了,由于在新江那边的县城还有一个家,在b市纯粹是为箱,一个是何惜缘的,另一个是干爹干妈的。

    房东已经来了,正在与何大力商量交接的事宜。

    “你们搬走可以,但是剩下的一个半月的房租就不能退了!”房东说道。

    “这……我们只要求退一个月的,并不过分啊,剩下的半个月的就不用了!”何大力说道。

    “本来租给你们的价格已经够便宜的了,而且按照规定,你们如果不续租的话,应该提前告诉我,我好去找其他的住户!”房主说道:“你现在告诉了我,就等于我的房子要空着一段时间了!”

    “干爹,算了,房东说得对,他也有他的难处!”我并不在乎这些钱,况且,房东的理由很充足,交的租金哪有还会退的!

    “对啊,这个小伙子说得没错!”房东见我这么说,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道:“要不这样吧,一个月房租是800,:00了!”

    “也好,也好!”能退点儿何大力就很高兴,没想到刚才拉锯扯锯了半天,房东都没有松口,我一句话就搞定了!

    其实我进屋的时候就看出来那个房东不是那种惟利是图狡诈的人,他之所以坚持不退房租就是因为怕房子空了收不到租金。而我的大方,却让房东有些不好意思了。

    搞定这一切,我和许二帮着干爹他们提着箱子向楼下走去。

    这时候。小区里地居民也开始多了起来。有晨练地,有出来买早餐的,大多数都是去上班的!

    当他们看到停在楼下的我那辆劳斯莱斯和后面的房车时,都十分地惊讶!这个小区住的基本都是打工地,平时即使有车子来这里。也都是普通地大众型号,像这样只能在豪华酒店门口看到的车子。突然停在院子里。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侧目!

    我将二老地东西放在了后面的房车里,然后说道:“干爹,干妈。快上车吧,你们坐这辆,我和惜缘坐前面的车子!

    “老何啊,你这是要出远门么?”一个认识何大力的小区居民问道。

    “呵呵,我搬走了!到我干儿子家里去!”何大力笑着说道。

    “你干儿子?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啊?”居民问道。

    于是,在居民的羡慕目光中。何大力上了车子,我们一行人驶出了小区。

    送走了干爹干妈,我通知了新江那边的人去接机。

    本来何惜缘对许雪筠还有些敌意。我是来接她地,却带了另一个女人一起来。这让何惜缘多多少少的有些不高兴。

    不过,当她后来知道,许雪筠还没有和我真正在一起的时候。却又有些同仇敌忾起来。那种相思之苦何惜缘自己也深有体会。不只不觉中,何惜缘觉得许雪筠和自己很像!于是,两个女人再无间隙,这倒是省了我不少地事儿。

    原始社会的可塑性是最强地!炎黄族的发展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并不为过!当我再次出现在炎黄星上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一个十分像样地城镇已经初具规模,工厂、商号、学堂几乎应有尽有!而孙四孔居然还为我建立了一座神殿!

    炎黄族地飞速发展,引起了黑暗部族刘柯生地注意!

    “老板,北方的炎黄族的发展似乎不再掌控之内了!”一间无人的屋子里,刘柯生对着自己的手表说道。

    “这件事儿我早就知道了!而且。你知道是谁建立了炎黄族么?”手表里的老板冷笑道:“居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刘磊!”

    “什么!是他!他怎么来的!”刘柯生听后大惊,本以为自己好容易穿越到异界可以牛逼了,没想到我居然也来了!

    这些年的屡战屡败让刘柯生已经失去了斗志,当然,这只是在我面前!在其他人面前,刘柯生认为自己还是很牛逼地。

    屡次的失败。已经让刘柯生彻底的认识到,他并不是我的对手!逐渐成熟的刘柯生,现在回想起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只有两个字:幼稚!

    只是因为一个女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啊,现在自己要什么样地女人没有,当年为什么自己那么傻呢,结下了这么一个徘徊在牛a和牛c之间的超级强者,如果能提早认识到这一点,说不定自己也早就像郭庆那样牛x四方了!

    不过现在意识到这些也不算太晚。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刘柯生可不想再去干惹毛我的2b事儿了!

    刘柯生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仔细想想,两个人之间的仇恨也并非不能化解,想通了这一点,刘柯生连恨我的**都没有了。

    “呵呵,我也没想到他会来这里!”手表里的声音继续说道,打断了刘柯生的思路。

    “那我该怎么办?”刘柯生叹了口气问道。

    “积蓄力量,在合适的时候,就发动一场战争吞并了炎黄族!”手表里地人说道。

    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吞并炎黄族?你认为我是对手么?刘柯生十分的郁闷!不过自己身上的一切,却又是拜这个神秘人所赐,无奈之下,刘柯生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好吧!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