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几家迫害王舒家的企业,也被横路径八调查了出来,并且亲自找人做出了警告!如果不想从这个星球上莫名的消失,那就消停点儿!

    当然,这些绝不足以弥补王舒的损失!这可是上面最大的老板看重的女人啊,横路径八当然要处理妥当了!尤其是我的身份公开以后,横路径八也看了电视,知道我的一句话很有可能直接影响他的前途,于是就更加得卖力了起来!

    横路径八勒索了几家企业,让他们赔偿巨额的损失费。王舒家的企业总共损失还不到十亿日元,横泾八居然叫他们几家企业每家赔偿十亿!

    这下这几家企业都有点儿不平衡了,但是横路径八是什么人,人家是极道组织,人家不是跟你谈生意,这种事情没有讨价还价,一句话,不拿钱就等着遭殃吧!

    于是,这些企业无奈之下,纷纷的慷慨解囊,本来还想通过这次的行动瓜分一些王家企业的好处,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在王家的企业得到的那么小点儿利益,还不够赔出去的!

    本来,还有几家处于观望状态的企业,但是在一家企业仗着自己有点儿背景公然拒绝之后,这些观望的企业纷纷改变了之前的态度,乖乖的交出了损失费!

    因为,这家公然拒绝的企业的社长当晚就被人从楼上丢下去摔成了残疾人。当然,变成残疾人之后,仍然还要拿出十亿出来。不然下次就不保证能不能摔死了。

    王舒还不清楚外面的局势,所以依然十分的担心。

    正当王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间地门被推开了,横路径八走了进来。

    王舒不认识横路径八,上次营救她的时候,是我和丁文峰找到她的,所以王舒下意识的就认为横路径八也是逼迫她的坏人之一!

    不过这也正好符合了横路径八的心思,他现在要装的就是一个坏人!

    “想明白了吧,怎么替你的父亲还债!”横路径八冷着脸说道。他心里却不停地埋怨,要不是老板吩咐了。他哪敢对老板的女人这么喝斥啊!

    “我还有的选择么?”王舒看着面前的人冷笑道。

    “当然,我这次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横路径八努力使自己的笑容变得淫荡一些。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王舒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好消息么!”

    “这次绝对是个好消息,起码你多了一条选择,而你如果选了这条选择,你就不会被千人骑万人垮了,这不正好符合你的初衷么!”横路径八说道。

    “真地么?”王舒听了横路径八的话,忽然十分的激动。但是立刻又回复了平静的表情:“你在骗我吧,怎么会有其他地选择呢?我是一个女人,我还有什么资本可以拿来赚钱呢,你千万别告诉我什么有人看上了我。愿意替我还钱之类的!”

    “呵呵,小姐,你真聪明!”横路径八拍着手说道:“不错,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你猜的没错,的确是有个大老板看上了你,想要出钱替你还债!”

    “看上我?开什么玩笑啊!我王舒还是有自知之名的,我既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花几亿来包养我?”王舒自嘲的说道:“你觉得这件事儿可能么?”

    “可是……”横路径八本以为可以很快就把这个女人安排与老板见面,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倔强。会不相信自己。

    “怎么了?没话说了?谎话被我戳穿了?”王舒冷笑道。

    横路径八听后这个郁闷啊,我难道没有做说客的潜力么?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没有人相信啊!不过一想到这是老板交代下来地任务,如果自己完不成天知道会怎么惩罚自己!

    于是横路径八没招了,只能继续游说起来:“王小姐,我说的是真的,其实这次想要帮助你的人也是个华夏人。他之前就见过你的!“

    “华夏人?见过我?”王舒一愣,难道是自己的同学?不过貌似自己地那些同学没有几个这么有钱的……那会是谁呢?

    难道,难道是他?王舒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以及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没有可能的,王舒摇了摇头,

    么长时间了,两个人早已没了联系,怎么可能就正好危急的时刻,他会来帮助自己呢?

    再说,以他的做事风格。那些胁迫自己的人还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么!王舒想到了自己地舅舅,虽然她对我那暴力做法很不赞同,不过却也没有什么异议。

    所以王舒想到的是,如果是我,那么眼前这个游说自己的人还会活着么?

    “什么人,可以带我去见见他么?”王舒有了些兴趣,也渐渐的相信了横路径八的话!

    “可以,不过你必须做出选择,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横路径八说道:“那位老板很忙,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你要尽快做出选择!”

    “我还有第三种选择么?”王舒犹豫了一下问道。

    “没有!只有这两种!”横路径八肯定的说道。

    “那好吧,我跟你走。”王舒无奈的摇了摇头跟在了横路径八的身后。

    王舒跟着横路径八出了房间,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这里并不是她以前所呆的地方了,而是换成了一个新的环境!难道有人趁着自己熟睡的时候将自己转移了?

    说来也巧,r国各个写字楼里房间的格局都差不多,而王舒现在呆的这间和她在的之前那间出奇的相似,王舒醒来后,也没有心情去辨别这些细节,所以一直以为自己还在原来的房间中。但是现在出了房间就感觉不一样了!走廊的格局完全不同,所以王舒才产生了怀疑:“我这是在哪里?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这是哪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会儿见到了那个人,你自然就会明白这一切的!”横路径八说道。

    王舒听后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现在自己根本就没得选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来到一间房间的门口,横路径八停了下来,指着房间的门说道:“就在这里了,你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这里?我自己?”王舒一愣,不过随即有些怀疑道:“你不会再骗我吧?”

    “你觉得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现在就在我们手里,我们甚至可以强迫你做一些你不愿做的事,我有必要去骗你么?”横路径八笑着摇了摇头。

    王舒想了想,觉得横路径八的话没有错。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那扇门。

    门没有锁,在王舒的敲击之下,房门自己打开了。

    “不用敲门的,你进去就可以了。”横路径八提醒道。

    舒点了点头,咬着牙终于迈出了自己人生中最为无奈的一步,推开了那扇房间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整洁的办公室,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看着举在手中的报纸!

    确切的说,王舒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岁数,之所以说他年轻,是因为他露出来手看起来没有什么褶皱,而且身上的休闲装也十分的时尚!

    “你好……我……”王舒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男人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而是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

    “坐吧。”我故意压低了嗓音,伸手指了指办公室一边的沙发道。但是另一只手中的报纸却一点儿也没有放下。

    “哦……”王舒诚惶诚恐的走到沙发边,小心的坐了下来。不过也不敢坐实了,只有一半的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另一半还悬空着呢。而王舒的腰板也挺的溜直,身体紧绷绷的不敢放松。

    “你有男朋友么?”我问道。

    “啊?”王舒一愣,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没有!”

    “哦,那有喜欢的人没有呢?”我继续问道。声音依然是装的一本正经,不过心中却十分紧张,我必须确定一下王舒对我的感觉如何,不然弄回来一个没有感情只知道报恩的女人是十分不爽的。